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维族男人玩汉族女人|婚恋史概论

一直堵在喉咙里的东西一下子不见了,锺离瞬间觉得呼吸顺畅,胃肠蠕动也正常了,但也突然觉得很尴尬:“……那我走了?”

林云景干脆地道别:“再见。”她走出来,锁了门,当锺离不存在一般自顾自地往外走。

手机响了,锺离看了一眼,是家里打来的,按下通话键:“妈,我有事要办……你们先吃……你跟爷爷解释一下啊……”他才接了个电话,林云景已经走到楼下了,“好,我不说了,拜。”他匆匆挂断电话,追上去,“你去哪里?”

“图书馆。”

“那还挺远的。”市立图书馆在文教区,离这里有一段距离。

“嗯。”

走出大门,锺离眼看着她要离开了,不由得说道:“我正好有事要路过文教区,你要不要搭顺风车?”

林云景转过头,奇怪地看着他。锺离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不看她。

“呃嗯,谢谢。”

锺离忙伸手指向一个方向:“我车在那边。”

走到车前,林云景打开後车门,锺离则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她看他没有关门的意思,便走到前面,坐进了副驾驶座。

锺离一坐上车,装作不经意地说道:“其实搭顺风车还是要小心,不是有很多女的搭顺风车然後被司机杀掉或者强暴什麽的。总之,不熟的人的车不要乱坐。”他说完之後瞥了眼林云景,她面无表情,或者说她维持着大多数时候脸上的表情看着前方,而且没有搭腔的意思。

离图书馆只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锺离忍不住问道:“你去图书馆看书?”

林云景简短地回答:“用那边的电脑。”

“查资料?”

“帮别人修改论文。”

图书馆到了,锺离把车靠边停下:“要很久吗?”

林云景解开安全带:“大概四五个小时。”

“那都十点多了,你怎麽回去?”

“走路。”林云景下了车,正要关上车门,想了想又探进头去,“我……跟你见过没几次,也完全不了解你,但你总是乐於帮助别人,有些话甚至父母都没有对我说过,我觉得很好,也很感激你。所以,我觉得坐你的车很安全。谢谢。”

锺离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飘着回去的。一进家门,全家都已经吃完饭了,锺泽君去送夏暖暖所以不在,然後锺离被爷爷nn爸爸挨个骂了一顿。即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想笑。

他上楼去洗了个澡,吃晚饭坐在客厅看电视。

她回去的时候这麽晚了,还要用走的。她自己都说觉得坐他的车很安全了,他就好人做到底,送她回家好了。

这麽想完,锺离带着充分的理由又出了门。他走的时候碰到锺泽君回来:“二叔。”

锺泽君看了看手表:“你怎麽又要走?”

“有点事。”锺离语焉不详地带过。

他到图书馆的时候才九点,g据林云景的说法她应该还在里面。他泊好车,长这麽大第一次进了市立图书馆。

锺离g据管理员的指引找到了电脑区,隔着玻璃门一眼就看见林云景坐在偏角落的位置。可是没借书卡进不了电脑室,他只能又重新到大厅办了张借书卡。他用卡刷过门口的机器,玻璃门终於开了。

他走过去,找了个她斜对面的位置坐下。一开始他还怕她发现,只敢偶尔偷看她一眼,後来发现她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就干脆光明正大地盯着她看了。

她好像是挺漂亮的,很少人能没什麽表情也看起来好看的。锺离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就这麽托着下巴看了她一个小时。

林云景把修改意见写在邮件里,分别发给雇主──她也兼职帮人修改论文,收入还不错。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她收拾好东西,直接往门口走。

锺离赶紧跟上,一路小跑绕了大半个厅,藏在柱子後面,平稳了下气息,正准备装作偶遇的样子跟林云景打招呼,结果听到有人比他先叫了她,还是很亲昵的“云景”。他皱着眉头看过去,一看他眉头皱得更紧。

那人看起来不太年轻,也没有很老,身高很够,身材也很好的样子,那件黑色毛呢大衣穿得连锺离都觉得很帅。锺离很难描述那人长得好看或不好看,光是举手投足的气度就足以叫人甘拜下风。他身上的沈稳与笃定来自於丰富阅历,是锺离这个年纪无论如何也不会拥有的。

难道真的让赵锦猜中,林云景被人包养了?

锺离的心情刚跌到谷底,又升到了谷峰,因为林云景只对那个人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