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脱自己胸罩的视频——啊太深了高h-辣文作者是性冷淡

因为他低沉好听的音色,林安米恍惚了好久。太久没有收到回应,他抱着她左右摇着,撒起娇来“到底管不管饭嘛!”为了能在她这里多待,他特地跟家里人说来小姨家吃饭来着,她若不管饭,他今晚就要饿肚子了。

他乐意至极,松开她开始摩拳擦掌“我要做什麽?”

“把这些菜洗了。”林安米把手头上的工作交给他,转身拿了两颗青红椒,动作乾净俐落的处理完,开火炒肉丝。

洗菜期间,李霖初会时不时地打量着她认真炒菜的侧脸,有时候她为人处事太冷淡,让人受到不少打击。他刚才都那麽特意撩她了,她全然没有一点儿脸红心跳的表现,一切都是因为,不够喜欢吗?

转头发现他在发呆,林安米出声提醒道“菜洗完後记得放在菜篮子里沥干水分。”

“好。”他乖乖的应声,把菜捞起来放在篮子里,完後问道“接下来还要做什麽?”

“没事了,你去坐着罢!”

“嗯。”他又应了一声,却站在原地不动作,眼神胶在她身上。他喜欢看她下厨的样子,十分有生活气息。

“米米。”

“嗯…”

“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李霖初同学…”林安米转头看向他“吃亏的不止你一个吧?”辣文还玩负责,这就不懂套路了吧!

他笑得比以往更温柔“我一定会负责的。”

林安米把炒好的青红椒肉丝倒入盘子中,递给他时悠悠道“李霖初同学,其实我有一个秘密。”

他接过盘子,盯着她时眼睛炯炯有神“我听着。”

“我啊,其实是一个超级大美女。”林安米说这话时尤其一本正经。

他忍不住颔首低笑,带着笑意的眼眸流光闪烁,揶揄道“什麽时候的事?”

她有自信,所以不介意他的揶揄,而是淡淡道“这是你永远都无法感受的。”

永远都无法感受麽?这句话真是该死的不讨喜。李霖初的眸光顿时暗了下去,上前两步俯身吻住她。忘乎所以间,他搂起她的腰,一下子把她抬起放在台面上,带着爱惜细细吻着她的脸,从额头到眼皮到鼻尖到耳畔,最後是那两瓣红唇。

不久前释放过的欲望再次被点燃,光是一个吻还不够,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揉弄着她的酥胸,捏住那朵茱萸,食指与大拇指配合默契的轻轻拨弄。先前释放过一次的炙热又开始隐隐发痛,不够,还是不够……

林安米无奈轻叹“李霖初同学,我还要炒菜。”

“不管,我要和你在厨房做一次。”他的任性,只因为那句淡淡的永远…

他张口含住她的锁骨,而後开始啃咬“你是我的食物,在厨房吃没什麽不对。”

“你冷静一点儿。”

管她说什麽,他修长的手指撩开她的短裙挤入腿缝间,待感受到她的湿意後,不由抵抗的开始要她……

在厨房吃完一次後他尝到了个中滋味,把她抱到沙发上又来了一次,宽敞的客厅顿时响起令人脸红心跳的撞击,等到结束的时候林安米全身又酸又痛的,差点忘记自己姓什麽了,哪还记得炒菜的事。

直到在她的雪白肌肤深深的印上自己的痕迹,李霖初的心情才好了一些,她全身上下连心都要是他的,何来的感受不到?

……

吃晚饭不如说是吃夜宵,一次次拒绝少年想要留宿的小心思。林安米把他送到电梯口,淡淡的点头後转身想要回家,却又被他从背後紧紧抱住。

她无奈的转过身面对他“不要一副生离死别的表情。”明天一早就能在学校见了,怎麽还这般舍不得分离,让她觉得十分为难。

真是完全没有一点浪漫的感觉,李霖初喏喏道“安米同学的性格,真的不讨喜。”

自己什麽性格自己心里有数,林安米不为他的话感到任何的心情,只是淡淡问道“你为什麽和我交往?”问出口後才恍然想起,这不过是个设定,何来为什麽……

与她冷漠的对视两秒,李霖初温柔笑道“你虽然不讨喜,却又是茫茫人海中唯一的存在,这样的你独属於我。”

若是别的女生听到这种话,早就小拳拳捶你胸口羞得满脸通红,林安米却只是伸手推了他一下,抿唇道“好家伙,想撩我。”

可是在心底,她仍然是被他苏到了,这样的她,他也能喜欢,对林安米来说,这可是比直接说喜欢更美好的告白!

他轻笑着将她搂入怀中,眼神中闪过无名的光芒。他能改变她的不讨喜,可是又不愿意去改变,这算是自己的一点私心!

少年的衬衣上有一抹淡淡的皂香味,林安米吸了吸鼻子,抬手环在他腰间。突然觉得,这种清水文气氛也挺好的,没有肉体撞击的激情,没有令人迷失方向的欲望,只是静静地拥抱。

在辣文谈情是禁忌,更何况是虚拟世界……

良久後,林安米才意识到自己越界了,猛地把少年推离。然後在他错愕下,悄然转身,只有这样,脱离这个世界时才能毫不留情……

李霖初什麽时候变得爱打篮球了?

林安米坐在体育馆的观众席上,为此感到疑惑。即使现在在室内篮球场上玩球的少年只是一人在投球自娱自乐,但这足够令她感到惊讶了。

“林安米同学,帮我拿一下。”少年音落,一条领带正好飞过来稳稳挂在她的莹白大腿上。

因嫌打球时戴个领带麻烦,李霖初索性摘下来交给她,还顺手解开衬衫上的两颗扣子,可惜这随性又帅气的动作没有被正在恍神的林安米看到。

“嘭”的一声响,李霖初站在三分线外随手一投,篮球砸在板上又弹回来。

球在地上弹跳,才运动几分钟,他的额头已经沁出汗水,顺着鬓角缓缓滑到削尖的下巴,然後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林安米赶忙拿起毛巾过去为他擦汗。

他顺手接过水喝了两口,笑着问道“我有男人味吗?”

最近他一直在执着这个问题。林安米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长得好看做什麽都可以男人,即使不怎麽会打篮球还想耍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