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让我脱她的奶罩|男朋友说让我舒服上天,夜魔军

「呃!不要… 」染飞烟弹跳,惊慌失措,感到腿间膨发举胀,有别以往不同的经验和身体,唯有这项缺憾,令她觉得猥亵又肮脏。

可那宽厚手掌自然搓揉,不停撩拨她的情欲,她脸蛋嫣红,眉心紧蹙呼吸急速,在他技巧性攫握、套动,体内欲望教爆涨ròu棒就要泄发。

吟出不大不小、性感又压抑、匆匆嘤唔嗓音。

尖酸的痛楚从心窝穿刺,扩张两人心湖震震泛滥。

「王爷,请你清醒…清醒啊! 我不是女人…啊…」她自卑性哭求,握拳打他,然滑下的唇舌衔住白苍xiōng膛上两颗突点,启齿咬嗫让她鸣叫出声。

「你不是女人……谁是女人?……你明明就是…」亲王的视线迷糊,心底却异常冷澈;计划性地…

却将那片雪白xiōng部看成是隆起的两团大奶奶,掌攫握住rǔ脂轻轻压挤,再张嘴含住扁平细小的rǔ头,好似在轻嗫凸挺、硕大的粉红色rǔ蕊般好食,吸吮分泌出的rǔ汁香气。

「记得我们以前在山洞里,曾缠绵到天亮,过著神仙眷侣般生活吗?娘子难道忘记我们身心契合,身体交合是多麽美妙,为夫给你的快乐、海誓山盟吗?」

叙说往事,他底下手劲不停取悦她,握住欲望用力捏紧,愉悦感冲进她体内,她尖喘嘶哑,欲望顶端差点在他手中喷出白浊液体。

他痴迷盯住她迷乱脸庞,似神智不清、得失心疯。抱住xiōng前侧身的她,忍不住情火烧烈,呼息频乱,两腿夹住她膝足。

胯间贲张的欲龙抵著她腿部撩动,在在威胁著她。

「我不知你在说什麽?…噢,王爷,你认错人了,啊…」又一使力捏紧,快感冲进染飞烟脑门,她不及尖叫浑身软趴。

那揪住她性根湿润的手掌已滑过那臀股线条,用指腹磨娑紧闭、敏感的菊孔xiāo穴,教她不禁颤抖,快抵挡不住瑟缩。

「啊…呀…我不是你夫人…」她发出哭腔,随著那动作理智快崩溃「…我不是,要我说几次?…你快放开我,我不是女人无法满足你!」

怯生生移动娇臀想闪躲那只沾著她体液的手。

番外25 肉体交搏 02 ( H 慎. 强攻)

哪知男人捂住那凹股,连同她臀部一把将她托抱起来,不容许她反抗。

「真的不记得了?这麽快就忘记为夫,枉我对你痴心一片,你真伤我的心,非要否认到底?」边走边将她抱到旁方平台。

被放倒,身上桎梏净空,似脱柙的小动物,染飞烟迅速立脚想跑,他硕大重量随即压覆,打消仅存至零的缝隙机会。

压得她弱小肢体有些疼。

「你想不起来没关系,我会一点、一点的,让你想起…」见她死不承认,他脸色yīn鸷,低沉放话,捉住那乱抓想伤他的双手反剪於後。

她还是如此泼辣,更令他确保愈来愈多…

头一低双唇张咬她xiōng顶,采颉那红梅桃,掌腹压掬那xiōng脯的皮脂轻轻捻揉。

教她xiōng部一阵胀疼、浑身燥热,体内好似有什麽想宣泄,麻痒的想找出口般烧烤,全往她腹下热棍集中如炙铁,而感到可耻、卑微。

往昔的欢情盛爱、激热交欢的场面,移动抽送、一幕幕似在这山洞里上演,景像历历在目,教她自卑到精神被打击得溃乱。

「我不是你夫人,王爷……快清醒吧,我不想你一觉醒来发现与男子睡觉,会後悔。」

没有自傲女性柔美之身,她如何承认?如何与他双宿双飞?只想逃避,躲在无人地方舔伤口。

他怎能边抚摸她男性躯体,而无查觉、无厌恶迹象,自然的好似在与情人调情;然夫君病情发作只想找个身子解决,性别或许分不清,立场她很明了,为自己沦为他发泄性欲的对象亦加不堪与伤痛。

所以一直想叫醒他,不想他醒来愈加讨厌她。

「不会,你的身子这麽美,我日想夜想,就是这刻…怎会後悔…」他喷出热气在她身上,双唇开放被吮成两片玫瑰色晕红的xiōng脯,慢慢滑下亲吻,让唇瓣磨娑窄细的xiōng腰到腹脐间,盯著雪白皮肤被他热气熏成美丽颜色,鼠蹊部的胀大勃壮难耐不能自己。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