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每天都让老公舔b的吗——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激爱管制

“好吧,我不和你吵这个问题,算我错了,我补偿你可以了吧。”江无恤白了一眼执拗的鱼龙,对跟了出来的秦猛道,“雨伞给我,你们先走。”

“是。”秦猛立刻将手中的白色雨伞,交到江无恤的手中,“可是少爷,雨这麽大,还是和鱼警员……”

接过雨伞,江无恤冷冷道,“话太多了。”说完,别过脸,扬起笑容将伞塞到鱼龙手中,“跟我走,你打伞。”头也不回的,拉著鱼龙冲进雨中。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鱼龙,便硬生生的被江无恤拉进了雨中,重新回到暴雨中,鱼龙忙不迭的撑开,并不算大的白色雨伞,“喂,你要干什麽?这麽大的雨,还往外跑?不怕一会打雷劈到你!”

轰隆……

话音未落,一道闪电划破yīn暗的天际,巨雷随之响起震耳欲聋,鱼龙不禁噤声。

“就说你是乌鸦嘴,少说两句吧。”斜睨著鱼龙,江无恤丝毫不见惊慌,“有你这个大个子在旁边,雷也劈不到我,你难道不知道雷专找,像你这种突兀的东西?”

不满於江无恤的人身攻击,鱼龙义正言辞的反对,“我不是东西!”

“对,你不是东西。”

“你怎麽骂人啊。”

“是你自己说的。”

“……”

鱼龙无话可说,他终於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江无恤面前,多说多错,不如闭嘴别说。江无恤就是巧令辞簧,他这张笨嘴是说不过的。

见身边的笨熊一言不发,江无恤也不再说话,心安理得的让鱼龙撑伞,尽管鱼龙大半个身子都在伞外。这样一直静静的走在雨中,如果要是无视掉过於狂乱的暴雨,雨中漫步还是小有情调的。就这样,鱼龙一句话不说,赌气一样的撑著伞,低著头,盲目的跟著江无恤的脚步。

突然,江无恤停下了脚步,鱼龙自己走出了四五步,才发觉不对劲,调头走了回去,没好气的问:“为什麽停下来?”

没等到江无恤的答话,鱼龙刚想要提高音量,就发现江无恤正低著头看墙角。就在他觉得墙角有什麽好看,莫名其妙的时候,顺著江无恤的目光,到嘴边的话又硬是咽了回去。

墙角放著一只方便面的纸盒箱,纸盒箱中趴著一只,几个月大的小黑狗,被雨淋得哼哼唧唧的叫著,浑身颤抖,看起来就很可怜。一看就知道,这狗是被人抛弃了,这麽大的小狗,在大雨中再淋下去,估计也就要去见上帝了。

“这小狗够可怜的。”一向善良的鱼龙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小黑狗,小狗似乎很通人性,拱著脑袋磨蹭鱼龙的大手,“你想要抱养它?”仰头看向江无恤问道。

“不,我没空养这麻烦的畜生。”江无恤决绝的乾净俐落。

“那你还停下来?”鱼龙搞不懂江无恤,既然不感兴趣,为什麽还会停下脚步。

“把伞给我。”

鱼龙乖乖的将雨伞递交给江无恤,就见江无恤接过伞,弯下身将伞搭在纸盒箱上,正好将雨挡住,看著有了遮挡的黑狗,江无恤笑了笑,这一笑看痴了蹲在旁边的鱼龙。

好半晌,回过劲的鱼龙站了起来,愣愣的问,“把伞留给它,我们怎麽办?”他没想到,从看来都不是什麽善良之辈的江无恤,竟然也会有这样柔软的一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原本对江无恤凶残yīn狠的印象,开始有了变化。

江无恤也跟著站了起来,面带俏皮的笑意,“这麽大的人,还怕被雨浇坏?”说著,拉起鱼龙的大手,“没有伞了,我们得跑起来了。”

被江无恤拉著,鱼龙跟著在雨中跑了起来,不理会溅起的泥水会不会迸在裤子上,不理会踩过水坑会不会湿透鞋子,单纯的像儿时喜欢在雨中玩耍一样,肆意洒脱,毫无顾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