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到底有多紧|exo小黄文,碉堡之路

白静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姐斗。这些少爷活这么大,还都是给保护的太好了,除了那个宋宇彬因为身份成分复杂好像成熟一些,这几个都是日子过的太舒坦了。纠缠于爱恨情仇那么多年?真是闲的发慌。

“哼”,发出这个鼻音词后,我们的白静大小姐很傲娇的踩着高跟鞋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上。留下尹智侯有些风中凌乱了,这个丫头,她是在不屑他?不屑他尹智侯?!

一上车,就看见一张意味深长的脸,“静儿,那个尹智侯怎么和你在一起?”

白宁在这儿可是看着自己的妹妹和那个小子说了很久的话了,虽然他很放心的发现,妹妹不是娇羞,花痴,心有所属的看着那个所谓的“大韩民国的贵公子”,但是防狼这种事情,是一个哥哥毕生的责任,好吧是他白宁的毕生责任。

“他是我大学的学长。”白静不动声色的开始鬼扯。“前不久学校举行什么活动的时候见过。”

“这样啊。”示意司机发动车子,白宁想起那个F4好像都是神话大学毕业的,也觉得很合理。

“后天就是具家那个少爷的订婚仪式了。你准备一下,怎么说咱们白家不能失了礼。”虽然对着自己的妹妹现在完全宠爱了,但是一些场面上的事情,白宁还是不含糊的。

“白秀林她们去不去?”白静突然问道。

“怎么?”白宁有些疑惑,“你怎么突然对她上心了?”对于这个堂妹,白宁本来就没有好感,在他看来这种满脑子稻草的女人不过是家族用来联姻的女人而已,先看看来自己的妹妹要聪慧得多。在白家,有个很现实的事情,那就是有用的可以自己选择未来,没用的,那就家族给你一个未来。很显然,白宁属于前者,白静正在努力的证明自己也属于这一类人。

“不是,我担心我在人家婚礼上失态。”她接触了这个女人几次,觉得她就是出生的时候把自己的脑子忘了带全了。导致现在看着精明的样子,做出来的事情,就是欠打。

“放心,她也就敢在家宴上嚣张一下,出去了,她敢不老实你就直接给她面子看。”白宁说的很自然。白静知道白家对着白秀林的态度就有数了,其实这个女人的脸蛋还是有些作用的。如果白静长相(在她不开口或者装腔作势的时候)是给人乖巧甜美的感觉(穿越大神绝对是搞错了),而白秀林就是成熟一些,当然她总是用一些神经一般的行为把自己弄得像个夜叉。

“那就好,免得我到时候怕是忍着她把自己给弄憋闷了。”白静有些闷闷的说。想到今天见到那个尹智侯就觉得最近不去拜拜神,就得拿柚子叶的水去去晦气。倒霉事情真是赶着来的。

白静回到家后,和白父说了会话,大致也就是说说今天遇见谁了,然后卖个萌,撒个娇,和白父联络感情。说是假装,但是也有白静的真感情在里头,她上辈子父亲在她小学前就死了,接着自己和母亲就给那帮子如狼似虎的亲戚逼得不得不搬出白家。但是记忆里头,对着父亲,她还是很憧憬的。

白父就很自然的成了她感情的延续。当然白父也很欣慰女儿终于愿意和他亲近了,不像之前,见面的次数少,回来后也是躲着他或者和他做对,顶嘴。现在多好,一下子就懂事了。所以说他还是有儿女福气的,但是——白桢一回头就看见在那儿悠然喝茶的大儿子,立马不满了,“阿宁,你多大了啊,那些个相亲你不想去就算了。但是,你也要对自己的未来考虑一下,现在已经27岁了,这转眼就是30岁了,30岁啊,你爸爸我当年都……”

“娶了我妈,还生了我对不对?”看着自己的妹妹那挑着眉毛的样子,白宁很无力,“您说了很多遍了。我是男人,不想随便的就结婚,还有不想那么快就做父亲。”

可是我想做爷爷啊!白父恨不得把手上的茶杯给扔到这个不孝子的脸上,这个儿子和女儿一样,长得都像自己的妻子,在男人脸上就显得过于漂亮了。这年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有,白父曾经一度担心自己儿子是不是喜欢男人?结果观察了好一会,甚至是监视了很久终于放心了,他们家的独苗,性取向很正常。

如果白宁知道,他一向看作老古董的爹曾经对着他有那么新潮的怀疑不知道还能不能坐在这里悠然自得的发表晚婚晚育的理论。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