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射男人偷,福陵山取经坐标—简

「那好!为师今天就来验收,徒儿你可知你将要嫁的夫君,可是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们身上流着苍鹰的血…」

「蛤!」月吟懵了,惊愕瞪圆眼,苍鹰的血!那他们是人吗?内心有许多问号?

韩月吟思绪混乱,纤细身子依然陷在师父的怀中,动弹不得,一股强悍璇风,轻功高超的师父已经抱到内室,轻轻放在床边,「这…师…父…你…」月吟蹙眉错愕,面对接而连三的问题,有点后悔在穿越回来古代。

内心腹绯,难道师父对徒儿有不良意图?!她吓得略略缩着身子,谨慎的望着高高站在床边的师父。

「别怕…你都被东方鹰给吃干抹净了…还怕甚么?」

「呃…」这是什么话,床沿被师父高大身影给挡住去路,她身体不由自主缩在墙角边,拉开距离,在他的强烈气息下,她感觉无形的压迫感,让她无法呼吸了。

昨天关心检查下,才发现月吟徒儿,不只是倾国倾城美人儿,更据有难得一见的名器,想助徒一臂之力,让她内外兼具,懂得如何抓住男人的心,房中术,魅惑众生,好好紧紧抓住东方鹰,就是抓住金山银矿,他可是北方霸主枭雄。

但是昨晚禅修之际,无法静下心来,他居然动了悬念,心湖起了波澜,若能得徒儿,双修练功,那一举三得。

「吟儿过来…今晚为师将要亲自教你这门深奥的男女合欢…让男人为你神魂颠倒的房中术,为师帮你成为人见人爱的桃花女,能收服东方鹰…」

「不…不要…」面对诡谲多变的局势,月吟心跳加速,面对师父俊脸,不知该怎么办应对。

师父双眼炽热,快速扯开腰带脱掉外衣,只剩白中衣,眨眼的功夫就扑倒,退无可退的徒弟,「啊…不可以…」

月吟与师父四目交接,「别怕…从小师父最疼你的,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为师养你这么多年,是你该付出了…只要跟师父双修之后,学会房中术,让东方家的所有兄弟全都败在你的石榴裙下…」

韩月吟心想这下可真冤枉,她不是原主,还有她是嫁给堡主一人,干嘛要勾引她兄弟,这个世界比她想象的更乱。

感受到师父眼神异常炙热,早已失去那温文儒雅的模样,变成可怕侵略气势,强悍的力道箝制住,大手伸入衣服内揉捏那丰满颤抖的乳峰,裤子也被粗鲁的扯下露出白嫩的双腿,「啊!别…」「让为师看看你的小穴,擦了药应该消炎退肿。」拉开紧并的双腿,置身其中,「果然…都好了不肿了,骚穴真美…」低头伸出舌头磨蹭滑动屄穴,搞得小穴颤抖湿润不已,手指沾满淫水在菊穴口画圈圈,最后手指插入菊穴舌尖直接挤入那收缩颤抖小穴。

「啊~~」太强烈的刺激,让她快受不住,弓起身浪叫,小手抵制在对方的胸膛,却一点作用也没有。

「啊…不!别这样…我不是你的徒儿月吟…」残余的理智,让她脱口而出事实真相,没想到引来师父怒火与欲火,一发不可收拾。

「你说什么?养你这么多年,你居然忘恩负义…不管苍海教的死活…白养你了…」师父双眼如火炬,额头青筋浮动,跨下的欲火已经点燃,已经起心动念就再也不想压抑,怒火欲火在体内互相折磨,受不住跨下的情欲,直接先肏干。

「啊~~」师父脱下自身的裤子,露出那坚硬如铁的肉屌,压低身子,坚硬的肉屌顶开颤抖唇瓣,一寸一分侵入感受体内的温度,「 喔喔喔…舒服…太销魂了…」要不是为了财,拯救整个沧海教,他才不愿意把这种完美名器便宜那东方鹰,低头封吻那抗议小嘴「不…啊!呜呜呜…」肉屌整个进入屄穴内把整个花径挤得满满的,跨下的肉屌整个深埋,试着抽动几下,小穴强烈吸吮肉屌,搞得师父一阵舒爽,每一次深入浅出,节奏分明的干穴,噗滋啪啪啪…

粗大的肉屌狠狠肏穴,速度越来越强,猛撞娇嫩小穴,「呜呜呜…」

品尝小嘴滋味真甜,「吟儿小嘴滋味真好…」

「唔…别……不要了…」月吟陷入一种理智与肉体强烈拉扯,师父的肉屌又大又炽热,搞得她快受不住,全身颤抖,快要被男人给征服,无助的呻吟求饶。

「吟!别抗拒…这是一种让你变更强的武功,学会了,以后在东方鹰堡享受荣华,堡主专属宠爱…现在听我的话去做,缩肛提臀!」师父在脖颈间厮磨,喃喃安抚徒儿放开享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韩月吟匆匆来到师父听海居,师姐只送到竹林外,不敢擅闯师父的听海居,独自让韩月吟进去,小师妹居然还要她进去作伴,师姐当然拒绝摇头。

听海居是师父修身练功闭关的地方,没有师父应许传唤是不准任何人踏入一步,师姐她很小时後,有一次进去机会,再来就都没机会了,所以对里面一切环境,已经完全没印象了。

韩月吟进入竹林时,屋内的师父闭目养神,耳朵动了一下,当她才刚到门口还未出声,就听见师父内力传话,「进来吧。」严肃的话。

「喔!」韩月吟推开木门进入,「师…父!」

「嗯…」师父这时才睁开眼睛,看到徒儿黑眼圈,顿时诧异瞪眼,嘴角微抽,这小妮子是明天要嫁人太紧张睡不着?还是舍不得师父?大师兄?还是太认真看那几本黄白色小本子?师父俊脸努力维持面无表情,眼神一闪而逝炽热,「吟徒儿,昨晚是研究为师给小本子,练得太认真所以才黑眼圈。」

「这…呃…」韩月吟被突然这一问,小脸双颊飞上一抹红霞,尴尬极了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娇嫩模样美得让人惊艳,「果然,有看有差…」小脸红的像要滴出水来,荡漾心弦。

一股劲道偷袭而来,师父出其不意出手,「啊!」天旋地转之际,她已经落在师父的怀中,「该打,怎麽反应这麽慢,太久没练功。」

「不…不是这样…」月吟挣扎慌乱,吸引师父凝视的目光,这样的观察审视眼光让她不知所措。

师父双瞳鬼魅疑惑出现小戳的火苗,发现徒儿有些不同,那里不同又说不上来,黑暗如潭的仔细端详,四目交接,对!眼神。

眼神慌乱疏离,难道她…她还想一死了之?不行!不可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