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为夫——夜间公车by好饿哦-美人与大排面

青年吐出肉`棒,抬眼看他,“我刚才说了,在干我之前,先要把你这里洗干净。”说罢重又低下头,舔弄粗热的巨棒,柔软的舌尖从顶端的铃口一直扫到根部,青年的口水和肉`棒里溢出的yín`水混在一起,把整根肉`棒弄得湿漉漉的,看起来水光一片。

姜文粗喘着,一把将青年拽到自己身上,“是不是给其他男人也这样舔过?”

青年露出诱惑的笑容,俯下`身在男人脖子前xiōng吸出一个个红印,低声说,“以后只舔你一个人。”说着跪坐在男人腿上继续吞吐肉`棒,虽然由于尺寸太过惊人无法吃进整根,但青年尽量放松,让硕大的龟`头一下下地顶弄喉道深处。

姜文只觉得性`器被服侍得舒爽无比,想要加快频率不管不顾地Cāo干青年湿热的小嘴,然后在他嘴里射满浓精。却终究担心伤到他,只得强忍住欲`望,看着青年埋首在自己胯下,把肉`棒吃得啧啧作响。

“小骚`货,老公的**`巴这么好吃?”

男人yín秽下流的话语传入青年耳中。使他变得更为兴奋,下`身高高翘起,同时不自觉地加快吞吐肉`棒的频率,想要男人在自己的口中高`潮。

“妈的,没见过你这么浪骚的yín`妇,小嘴天生就是含男人**`巴的。说,这张嘴被多少根**`巴Cāo过才能骚成这样?”

青年抬起头,满面潮红地对着男人,“老公,我不是第一次,你……是不是很不高兴?我以前是有……有过体验,不过最近一年多都没有做,以后,我也只要你一个。”

姜文的性`器依然亢奋地直翘着,脸上的表情却沉静下来,向天宇伸手,“乖,过来让老公好好亲亲。”

青年局促地爬到男人怀里,任由男人吻遍他的整张脸庞,当男人想亲他的嘴时,他别扭地转过头去。

“怎么了,不愿意给老公亲?”男人故意问。

青年的脸烧得更红了。自己刚给男人口`交,还没漱口。

男人由不得他害羞,狠狠吻住他的唇,舌尖叩开青年紧闭的牙关,在他的口中长驱直入,肆意吸取津液,逗弄青年的柔舌。青年被男人吻得忘情,唇舌热情地作出回应,浑身还不自觉地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

“小骚`货,是不是欠Cāo?”

“是,老公……小骚`货浑身都欠Cāo……要老公的**`巴Cāo我……”青年说着半坐起身,右手轻轻握住男人又硬又烫的yīn`jīng在身上搓`揉,龟`头顶端溢出的透明黏液涂抹得全身都是一片晶亮。

“老公Cāo得我好舒服……还要……”青年又用龟`头对准自己硬`挺的rǔ尖戳弄,整个rǔ`头和rǔ晕上也都是yín`液。“**`巴在Cāo小骚`货的奶`头……嗯啊,两个奶`头都胀胀地……要用大**`巴狠狠Cāo一Cāo……”

“只Cāo奶`头就够了?小骚`货身上其他地方都不需要老公的大**`巴?”

青年一边用龟`头yín`乱地抚弄两粒红肿的rǔ粒,一边把手伸至后方穴`口揉按,“不是的……奶`头要Cāo,下面的小`穴也要Cāo……”

男人听了也伸手探到他的下`身,“让老公看看是上面的奶`头骚,还是下面这个小浪`穴骚。哪个更骚,老公的**`巴就先Cāo哪个。”

穴`口被男人手指抚过,青年又紧张又隐隐期待,小`穴微微张开,“老公要怎么看哪个更骚……”

“奶`头先出汁,就是奶`头更骚;小浪`穴里先湿,就是小浪`穴更骚。”男人说着,手指刺入已经被自己揉得松软的穴`口,又张口含住青年左侧的rǔ`头用力吸`吮。

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男人控制,青年忍不住浪叫出声,上身挺得直直地,一条胳膊勾缠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抓挤自己的左xiōng,“老公……含得再深一点……”

男人牙齿轻轻碾咬胀痛的rǔ`头,舌头把整个rǔ晕都舔得湿漉漉地,他的手指在小`穴里抽`插,明显地感觉到肠壁的收缩,像是把手指吸住,不放它离开。当扩张进行到可以容纳四根手指出入时,小`穴可耻地被插出丰沛的汁液,顺着臀间细缝缓缓淌下,令人脸红的yín`靡水声越来越响。

男人又在青年被自己吸得快要红肿破皮的rǔ`头上嘬了一口,手指更加顺畅地Cāo干他那个被汁液充分润滑的yín`穴,“小浪`穴已经被老公的手指插湿了,骚水滴得老公手上都是,看来几根手指就可以满足这个骚洞,不需要老公的**`巴插进来了。”

青年听了急忙讨好地亲吻男人的嘴唇,一边缩紧小`穴挽留深插在里面的手指,“不行……老公……”

“怎么不行。”男人笑纳了青年的湿吻,手指却毫不留情地拔了出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