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春药给她吃了—啊儿媳妇好涨啊快来第8_文“房”四宝

“是谁?”看到林裳走回来,陈嘉文随口问道。

“人家要滚蛋了,跟我说一声古德拜。你把人弄走就算了,还不准人留句‘遗言’?太□了点儿吧!”

“……”陈嘉文默默地看了一眼林裳,觉得怎么回答都不对,便索性黑了脸不说话,惹得林裳在心底偷笑了半天。

林裳往陈嘉文怀里钻,摆了摆身子又拧成接电话之前的模样,剥着柑子一瓣瓣往自己嘴里塞。终于等到陈嘉文不悦的时候,她才往他嘴里塞一片。

“你还不相信你老婆?跟你过那么久了,学了挺多的好吗。果断什么的,不留余地什么的,狠心什么的,你生意场上对外人上的方式我全都学到了。表扬我吧!”

“表扬?我果断不留余地狠心对裴初雾的时候你怎么都不是用的表扬而是大闹天宫?”

“大闹天宫?我呸,陈嘉文你太恶心了!!”

“嗯?”

“好吧是我。”林裳从他的眼神中收到警告,败下阵来。

“如果你那时候跟我这么坦白似的说出来,我肯定也是表扬你的。所以,表扬我吧!”林裳笑嘻嘻地看着陈嘉文,眼神放射出求表扬的光。

陈嘉文看了她两秒,伸手摸了摸她脑袋:“表扬。”

“\\(^o^)/”林裳开心,又喂给他一瓣柑子:“那就这样!”

吃完柑子,林裳起身将垃圾丢进垃圾桶,开心地开始做家务了。

***

时间飞速,就像迫不及待要让一切清晰明了一般,来到了张若离开的那一天。林裳早早地跟陈嘉文请了假,说要出去有件事做,回来再告诉他。

陈嘉文或许是不在意,或许是放心她,什么也没问,点点头就自己走了,让林裳安安心心睡个回笼觉再去找张若。

今天天气很好,林裳认真的打扮了一下,拿着包包出了门。

见到张若的时候她丝毫没有别的想法,看着他身边的一群人,也是一点慌乱也没有。坦坦白白,怕什么。

张若看到她的时候,只是微微笑,递给她一个盒子。

林裳接过来,感觉到盒子的微微动着,她大概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嗯?”

“不知道让她去哪里才对,只是觉得你不会伤害她。既然我对你已经不造成困扰,那你应该容得下她吧?如果你不要,把她交给放心一点儿的宠物收养所吧,谢谢你。”

“不是我不要,只是现在我好像出了些无法照顾好她的问题。交给别人吧,不好意思。”

张若一愣,两秒后却又反应过来,只是笑得有些尴尬:“恭喜。”说着,又从林裳手里拿回那个盒子转交给一直表情不太好的简尘悦。

“其实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如果要回来,就整理好心情。如果不回来,也要整理好心情。别再徘徊又不果断,害人害己。”

“明白。谢谢。不恨我吗?”

“不了。多说无益,你知道就行,就这样,拜拜张若。希望你能过的好。”

“好,拜拜。”

林裳朝着他点点头,不在乎那一直紧紧跟随一刻不放的目光,转身离开。

她低头,给陈嘉文打了个电话:“喂,我请假是因为要来送张若走。”

“我知道。”

“哼,安小息告诉你的吧,两面倒的叛徒。”林裳抱怨了一下,又说:“他要把他那狗给我,我没要。”

“好。”

“不问问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据说孕妇不能摸狗狗还是什么的,反正就是对宝宝不太好好像……”

“什么?”

“没什么,我回家了啊,不想工作了。”

林裳愉悦地挂了电话,然后又关机,喜滋滋地准备回家。

摸摸肚子,更开心了。

☆、chapter 44

林裳关了手机一个人在街上逛,心情很愉悦。

怀孕的事情是接到张若电话的第二天知道的,那天林裳中午一个人去食堂吃饭,结果觉得有些恶心。因为一直都比较在意孩子的事情,所以林裳比较敏感,随口吃了两口饭就去了医院。

结果果然是令人开心的,盘算着给陈嘉文一个惊喜,林裳便把心中的喜悦压了下来,悄悄地等着今天的到来。

不管有没有给陈嘉文惊喜,总之她自己很高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