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阴茎轮流吹12p,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和总经理谈恋爱

那时单妈身体也不好,单简明在一次大病后,短短一个寒假瘦到了七十六斤,一米六五的人。原因,刘叔的女儿只比他小一岁,不知道防什么,叫单妈去农庄时,都是不让带单简明的。

可是他也不想想,他家女儿月事是来了,单简明还只是个发育不良的少年啊。

如果不是有蒋承瑞,单简明现在绝对长不到一米七七的个子。

小张和单简明聊了聊,让他在周末请他喝酒,就圈着滚滚走了。

滚滚一开始不情不愿的,走到电梯门口就退回来走到电梯门口又倒退着走回来,无奈之下单简明把他们送下楼:“滚滚,乖,去叔叔家里玩。”

滚滚好像不明白,很不舍得地盯着单简明的眼睛看,单简明有点难受,亲了一口他的额头,“乖,我有空就去接你。”

对于张冰,滚滚也不是陌生的,因为蓝月不在时,张冰赶单简明家赶得挺勤快。带个小玩具什么的,逗逗滚滚。他吃饭的那张小毯子就是张冰送的。

见单简明是真要他走,滚滚就淡定了下来,呜呜小声叫了叫,单简明摸摸他的头:“会请假去看你的。”

张冰看他们这难舍难分的:“磨叽够了没,赶紧的,月月还等我回家烧饭呢。”

这还是单简明教会的,知道他手艺还不精,估计回去要好一阵折腾,挺理解地点点头:“钥匙给你,你家没准备呢吧,可以上我家拿。”

张冰接过钥匙,哄着滚滚坐进了一辆停在下边的保时捷。本来张冰是有一个钥匙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见了,后来也没去刻。

等单简明回到游先生的家里,已经都一个小时了,看了看时间,单简明自责了一下,朝着游先生的卧室高声喊:“游先生,我要做饭了,你想吃什么,我买了很多菜。”

游今逸束手束脚地走出来,看见白色的沙发还晃了一晃,单简明憋不住了:“你这么怕狗呢啊?”

游今逸沉沉地扫他一眼,去浴室了。

单简明拿着铲子跟上:“游先生,你要我帮忙吗?你还没说想吃什么。”

爆了爆青筋,游今逸朝外吼:“不要放辣。”

单简明自讨没趣“哦”了一声,屁颠屁颠地回厨房了。

烧了一个芹菜香干炒肉片,一个大份**蛋羹,一个爆炒猪腰,一个芋头烧肉,边上一份另外装的临时买的冬菇老鸭汤。

分量都不少,单简明自己小时候饿过劲了,所以变身大吃货,很能吃,没注意就全烧成了大碗。烧完了才想起来最近不能乱吃。

“游先生,你不喜欢那个猪肚吗?”单简明咬着勺子问游先生。

游今逸扫了那盘爆炒猪腰一眼,郁闷地说:“我不吃肝脏。”说完看了眼只喝蛋羹的单简明,“你没胃口?烧得不错。”

单简明支支吾吾地把话题岔开了:“游先生你尝尝这个,我新学的,不知道芋头选得怎么样。”

游今逸见他不想说,也不强求,他人高,有一米八七,吃得也不少,更何况饿了这么长时间,零零散散吃了个七七八八。

收拾盘子时,单简明也不小气,把没吃完的全倒了。他决定了,要照顾游先生一百天,之间的伙食全部自己担,这么算下来,就相当于还了他五千块,剩下的再说。

等自己身体好点了,每日三餐大概需要再加一成的量。想不到游先生也挺能吃的啊。

一边涮碗一边胡思乱想的单简明没发现游先生正意味不明地看着他。

厨房的小窗子外已经全黑了,高级公寓比较开阔,所以对面没有很明显的灯光。远处的登云路上路灯已经早早地亮了起来,一眼望去有些模糊,又带着清冷。挪回视线,向下就是出租车都不常来的三源里公寓进道。

一条穿过林荫的大道,转供富人行驶的车行道。听小张说起,因为游先生是一次性购买了这种独层屋顶公寓,四百平米,所以额外附送了一个停车位。

小张询问他那辆保养完回来的保时捷如何停靠时,游今逸随意地说了一句:“放在我住处楼下的车位。”

本来露天车库也没什么,但是小张才进去就觉出味来了,这,这他妈是私人的啊。

“游先生,这车位是您个人的?”

坐在副驾位的游今逸揉了揉眉心,看了眼热血上脸的小张,笑了笑:“开发商送的。”

小张点点头,这种高级公寓,配备有专门的大型停车库,楼底也有供临时停放的停车位,但这样专享的……看了眼游今逸,小张两眼放光,狗腿道:“游先生您还有其他车型吗?”

游今逸下了车,扫了眼偌大的停车坪:“就这辆而已,现在也开不了。”回头,“你是车迷?”

小张不住地点头:“男人吗,不是女人就是车了。”

想了想,游今逸说:“近期我也开不了这车,你喜欢可以试试。”说完游今逸的眼神闪了闪。

小张兴奋道:“真的吗?”

游今逸指了指那辆保时捷911 turbo cabriolet:“自然,看你的行车技术很高明,好车就应该奔跑在路上才是。”

小张很赞同的点头:“我就最不喜欢那些把车买回来放在车库展览的了。又不是开4s店的。”,“如果真借我开,我保证一定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之后那车就借给了张冰,他女朋友蓝月,见着那车时,吓了一跳,跳起来就往张冰脖子上咬,咆哮着:“冰啊冰你病啊病了吗?”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