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说下面痒让我舔她-默狱|老婆高潮后更迷人了

说实在的才离开家的那几天还真没有觉得怎么样,每天晚上给老婆打打电话,还算是过地平安,可是过了几天就不行了,开始想家想老婆,疯狂地想,心里上想生理上都想,如果是自己还好一点实在不行了还可以自己解决,可是现在是和同事一起,连自己方便的机会都没有,男同胞们都知道,如果越控着不让自己去想,越做不到,白天还好有事做,到了晚上尤其是半夜里醒来,再也睡不着,下面胀的难受,满脑子都是和老婆在一起的情景,和老婆的第一次,婚前是怎么样和老婆上床的,以及认识老婆之前一些女友的事,都重复在脑海里。

认识老婆之后还真的没有象现在这样想过其他女人,认识老婆之前确实和几个女友有过性关系,有的老婆知道,有的老婆不知道,现在想起一前的一些事更是兴奋,连一次次具体的细节都回忆地很清楚,把她们床上的表现和现在的老婆进行对比,真是兴奋的不得了,竟然突发奇想如果老婆同意能和她们在一起做多刺激啊,每天晚上都会重复这些奇怪的想法,真是刺激得不得了,兴奋得不得了,幻想着和老婆在一起时的淫声浪语,有一次竟然想到老婆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想法,会不会也想过和别的男人做。

再一个老婆认识我之前也处过朋友,除了最后防线没有失守,不可能没有过其它的亲热,想到这些竟然莫名其妙地很兴奋,一次次幻想着在和老婆做的时候,好想听听老婆说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这种想法一直折磨着自己,煎熬自己,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了,可是自己确实控制不住这种想法,过了半个多月终于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家了,自己想马上可以结束这种煎熬了,回到家里只要和老婆在一起,就会结束这种想法了,回家的那天老婆到车站接了我,我都忘了那天是怎么回的家,只记得见到老婆我整个的心思都放到了老婆身上。

回到家,女儿还在幼儿园,我和老婆迫不及待地胶粘在一起,那种感觉比新婚时还兴奋还热烈,都好像要把对方溶化了似的,我们互相亲吻着对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我那天太兴奋了具然承受不了老婆的爱抚,有了要射的感觉,我赶忙制止老婆老婆心领神会,但却没有停止动作,而且动作更强烈,我终于忍不住,把这些天对老婆的思念都喷在了老婆的嘴里,虽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但是老婆并不习惯射在嘴里,所以后来口交的时候我都没有射在老婆嘴里,现在老婆主动承受并吞下它,还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真是让我感动不已,我把老婆紧紧搂在怀里,情话绵绵,又是安抚又是亲吻,很快下面又硬了起来。

这一次我要好好地伺候伺候老婆,贪婪地抚摸着亲吻着老婆性感富有弹性的乳房,突然以前那种想法又涌现了出来,这么迷人的乳房别人是不是也摸过亲过,好想问问老婆是否以前享受过,可是这种想法还是不敢说出来,怕万一老婆翻脸后果不可收拾,谁知道这种想法后来一直缭绕着我,每次和老婆做的时候都想,越来越强烈,我也越来越兴奋,老婆还夸我你这次回来变厉害了,我每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终于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在和老婆缠绵时用当时只有我们能听懂的颤声问舒服吗老婆,老婆含羞细语:嗯,以前舒服过吗,老婆喘着气说:舒服过每次和老公都舒服。

我说不是和我是和我之前,老婆一下子怔住,过了半天才委曲地说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结婚之前就想和你说,你偏说相信我,不管我以前怎么样,你只看以后,现在开始怀疑我,再说我身子怎么样你还不清楚,说完一副又伤心又委曲的样子,我赶紧把老婆搂到怀里说老婆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让你得到更多的享受,因为不同的男人会有不同的感觉,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现在还年轻,应该得到更多享受,再说你如果以前能多享受一点说不定我现在还感觉好一点,老婆神情有点缓和说你知道我以前只处过一个朋友,根本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

看看老婆不那么生气了,我搂着老婆激动地问到什么关系,老婆说我只给你说这一次,以后不许再问,也不许瞎猜疑了,我赶紧点头说好的,老婆说我们接过吻,我摸着老的乳房问道,这里呢亲过吗,老婆说只摸过一次,我一听来了精神,问道,什么感觉,老婆说那时我们还小,也不——懂,他摸我又想又怕,可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他也很笨拙,摸疼了我,我才不让他摸的,我们也只限于此了,哪象你,第一次就让人家——。我都跟你说了,以后不许怀疑我了。

我赶紧说老公哪是怀疑你只是为你可惜,要不然你又可以多一次享受了,老婆生气地说,你喜欢别人上你老婆啊,我说不是想,是我想开了,尤其是这一次和你分开那么久,那么长时间的苦想,使我更想好好爱你,让你能够体会到更多的性福,享受到其他女人享受不到的快乐,让我老婆做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老婆这时终于不生气了,搂着我说老公我有你就够了,我说那不一样,不同的人感觉是不一样的,老婆问什么地方不一样,我说不同的男人JJ大小不一样,而且做爱时间长短不一样,技术也不一样,所以女人得到的快感也不一样。

老婆婆害地说才不相信你呢,我说到时你找一个就会相信了,老婆娇颠地用小手捶着我胸膛说你还瞎说,我搂过老婆说老婆大人不生气了,先让老公疼爱疼爱你吧说完我下把老婆压在下面,那晚我特别卖力,老婆也特别配合,好像我们的感情又加强了一步,从那以后我经常给老婆讲,我在洗澡时,或着上厕所时看到了某个男的JJ那么大不断地挑豆老婆,老婆再也没有生气,有一次我们在床上闲聊时老婆提到我这些狐朋友中就小军还有点正事,其余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那么色,聚到一起准没有好事,小军是我以前的一个死党,最要好的朋友,和老婆处对象时,他可帮了不少忙。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