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狗狗快点舔我嗯啊,被10个男人睡过—我的兽欲老公

蒋宏光放开禁锢的两只小手,恢复自由的方云已经没有力气推开总经理逃离墙角,逃离魔爪。蒋宏光继续一手玩弄方云的xiōngrǔ,一手来到桃花园里,才这麽一揩而已,手指手掌都是方云动情的yín水,蒋宏光勾唇,一副好心情的模样。

手指在花穴前来回抚弄了一会後,准确地找到进入的小洞口,异物的入侵让方云不适应地双眉紧皱,yīn穴里隐约传来疼意,方云伸手试图扯出在xiāo穴里作怪的大掌,哼哼啊啊地说:“总、总经理不要……疼……啊……”

蒋宏光无视方云的阻止,更把自己的手指往里送,肉壁很热,yín水在他手指一进一出的时候被带了出来,沿著方云的腿间往下滑落,“不要……疼……求您……”蒋宏光明显感受到自己的手指进不了再里面,因为有块处女的薄膜挡住了,蒋宏光立刻抽出手指,然後伸手拭去方云眼角的泪。

“疼?”

“嗯!”蒋宏光根本没打算放过方云,不管是处女还是已被破处,今晚他非要她尝尝性爱的滋味。

重新回到床上,方云十分不安,她以为总经理知道她是处女後,不会碰自己,原来她会错意了,她又不是林豔,总经理怎麽可能对她怜香惜玉,况且,她又不是他什麽人!

想著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方云恼恨自己的软弱,若不想恨悔终身,现在就把总经理推开,方云抬眸望著正在吃她rǔ尖的男人,发现自己没有半点力气,软绵绵的身子好像不是自己那般,下体流动著陌生的情潮,方云闭上双眼,想来一个漠视,可惜,蒋宏光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双腿被大大地掰开後,蒋宏光轻而易举地看到方云那湿淋淋的yīn穴,用中指再一次戳了进去,在那温热的嫩肉里来回地抽送,疼痛让方云难过地扭著身子,肉壁试图收缩把男人的手指挤出穴外,可惜她这样做弄巧反拙,“啊……不……疼……”

蒋宏光退出手指到穴口又冲进去的时候,指尖碰触到那片薄膜,疼得方云泪如雨下,嘴巴不停地喊著疼,蒋宏光根本不懂怜惜,同时又好像玩上瘾一样,反复这个劲度的戳进去退出来,床单已经被方云的yín液浸湿了一片,蒋宏光也觉得是时候了,顺势脱光身上的衣服,释放自己的硕大……

009、要开吃了(三)

发文时间: 11/15 2013——

“……”

方云没来由地吞了一下口水,想别过眼不去看,但顶不过好奇心,眼睁睁地瞅著蒋宏光那一柱擎天的大ròu棒,方云没有看过男人的分身,别说近距离地看,远看近看男人的分身都好丑陋,大guī头被方云瞅得不由自主地涨大了几分,小洞口还闪出一些晶莹的液体,蒋宏光勾著唇,将大ròu棒欺近方云,问:“有看过男人的老二吗?”

“……”

方云摇头,摇成拔浪鼓那样,蒋宏光半跪在床上,跨在方云身子两边,握著大ròu棒,诱哄的说:“想摸摸看吗?”

“不……”方云只说了一个不字,蒋宏光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拉著她的手摸上自己的硕大,那滚烫的热度让方云想松手,好像被烫到了一样火辣辣的,蒋宏光握住她的小手不放,又说:“乖,舔舔它!”

“不……”那麽恶心的东西这要她怎麽舔得下去?方云是十分不甘愿的,但脑海在这个时候该死地闪过那个画面,不想舔变成那麽的一点蠢蠢欲动。

“舔!”蒋宏光将ròu棒放到方云的嘴边,yín色的气味瞬间扑向方云,像蛊惑一样,方云最後都张开小嘴,伸出舌尖舔玩著大guī头的小洞,蒋宏光握著方云的小手牵引著她套弄自己的大ròu棒,大guī头的小洞被方云舔弄得晶莹,每舔一口大ròu棒就会在自己的手心抽搐一下,然後渐渐地膨胀变大变粗变硬。

舔大ròu棒方云毫没经验,没有章法的节奏却舔得蒋宏光十分舒服,头顶上时不时地传出男人那舒服的呻吟声,方云像受到鼓励一样,舔得更起劲,像为了要讨好男人一般,方云逐渐把大ròu棒往嘴巴深处塞去,尽量让自己的嘴巴能容纳男人的大ròu棒。

蒋宏光的分身越涨越大,方云的嘴巴被撑开的宽度有限,根本不能全支大ròu棒塞进里面,“慢、慢一点……”蒋宏光一手禁锢方云的後脑勺,一手握住被冷落多时的xiōngrǔ,没了节奏地揉搓猛捏,揉成各种yín色的形状。

“嗯嗯……”好快,方云根本跟不上节奏,她发现喉咙深处好像著了火一样,好疼好酸,方云说不出话,蒋宏光把方云的嘴巴当成另一个yín洞,飞快地抽送,戳进抽出,下下顶到喉咙深处,方云不知道被这样虐弄了多久,她疼得泪流满面,发现大ròu棒在口中抽搐得好快,一跳一动的,她根本来不及将大ròu棒吐出来,喉咙被一股东西烫得十分疼,最後猛咳起来,火辣辣的痛感让方云止不住的咳。

男人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方云根本还意会不到即将要破处的苦楚,只想阻止男人的粗暴,“不……求您……”方云引著喉咙的刺痛,强逼著自己开声阻止,她的声音根本引不起男人的注意,蒋宏光把方云的两条腿大大的掰开,那干涩的外yīn还没有yín液滋润,若是贸然插进去,只会让自己更不爽。

蒋宏光两手揉搓方云的xiōngrǔ,玩弄顶点的rǔ尖,然後一边埋首舔著方云的下体,如此私密的地方没有被男人瞅过,也没有被男人这般的舔吃著,刚才干涩的私处很快动了情,然後散发著诱人的液香。

“嗯嗯……”方云被舔得不由自主地轻声呻吟,她觉得下体好舒服,还好像有股液要流出来一样,方云来不及想要更多的时候,她发现私处被一支硬硬的东西戳著,然後她的腰被固定,男人一沈腰,粗大的ròu棒瞬间没入,撕裂般的疼痛让方云止不住的大喊,“啊──!”

010、要开吃了(四)

发文时间: 11/15 2013——

疼,全身好像要被撕碎一样的疼,方云整张小脸都变成苍白,毫无血色,十分难看。蒋宏光把那块薄膜戳穿後,大ròu棒毫无阻碍地进出,每一下都直抵花心深处,根本没有给方云喘息的机会,刚破处的痛还让方云记忆尤新,经过今晚,方云应该会逃得远远的了。

“啊啊啊……”好嫩的肉壁,好紧致的小yín穴,每插到深处的时候嫩肉都会收缩,然後把他的大老二夹得紧紧的,好爽,好畅快。

毫无性爱经验的方云,那肉壁真会夹,蒋宏光不由自主地爱上这副身体,抽送的速度渐渐缓下,变成了九浅一深,方云的眉头因为抽送的速度渐渐舒展开来,然後强逼自己放松,私处终究刚破处,又是自己的初夜,方云怎麽都不适应总经理的硕大,她真的没办法满足他的性需要,夫妻性生活不和谐始终都没办法维系,过了今晚,分道扬镳吧。

方云虽然没有爱上在体里冲刺的男人,但他的碰触还不算讨厌,想著过了今晚,方云渐渐放松了心情,完全地接纳那庞大的肉jīng,把总经理当成一夜丈夫,让他宠爱自己一晚,不知道是自己想通了,还是完全接纳了,方云发现下体没有那麽撕心的那般痛,反而因为缓下的速度让yín穴骚痒起来,嗯嗯啊啊地羞涩的开口,“求您……重一点,好痒……”

“哪里痒?”蒋宏光眸光一闪,问道。“说清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