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借你生个宝宝—妈妈不在家,爸爸日了我_辣椒田

待她出去,藏书楼只剩下他一个人,轻轻按住前襟,长叹出一口气来。

现在这些更得很草,将就看看吧

好困……

35 回忆4

林宵第一次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中。凡儿有什麽错?错的是他,一直都是他自己。一开始就错了,不该把凡儿带过来玄门宗的。

这几年她越来越漂亮,身体的曲线越来越柔美,美得让他畏惧。

刚刚凡儿坐在窗边看书的样子,他只看了一眼,就避开目光,那影像却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她依旧还是穿著宽大的黑袍,长发如瀑,她完美无瑕的侧面沐浴在太阳下,映射出的光芒炫花了他的眼。或许是因为阳光的温度,脸蛋微微泛红,透著一种异样的娇媚,莹润光泽的唇瓣翘起一个诱惑的弧度,专注的表情可爱极了,便像个包裹在黑布里的玲珑剔透的玉人儿。只是为什麽他一见到,心跳就忽然快了半拍?只要他一见到凡儿的样子,便会如此,他对自己心底的这种感觉无比恐惧,刻意减少两人相处的时间,命令她即使在云水阁也整天戴著面具。但即使如此,心中仍是无法平静下来。

这到底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对了,是一年前的夏天,那孩子有一天晚上忽然哭著冲过来,紧紧抱住他,不住地叫著师父,说著她快要死了的话,他一听脑子忽然像炸开似的,惊慌的问她到底怎麽了,搞半天才知道原来是葵水来了,她被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吓得以为自己快死了,才会手足无措的来找他。回想起那天晚上简直是灾难……他尴尬慌乱就不用说了,好不容易表面镇定下来找到处理的办法,心潮从此起伏不定。凡儿这个孩子从此以後就是个少女了,只是这麽多年他从来没有抱过她,这个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拥抱,竟然让他瞬间意识到这个孩子已经这麽大了,透过单薄的衣服,传来温暖的体温,她娇小身体又香又软的触感竟然让他xiōng口怦然不已。当时还以为这种奇怪的感觉是错觉,但是为什麽那种凶猛的感觉愈演愈烈,强烈到如今一见她,就必须极力强忍著,强忍著想要去重新拥抱她香软娇躯的欲望?

想起凡儿委屈的表情,让他难过得揪心,低头埋首在手指间。这个单纯的孩子什麽都不知道,不知道她最敬爱的师父,竟然会对她有这等浓烈污秽的欲望。这难道是冤孽?这种感情在世人眼中,就是乱伦。谁会对一个自己养大的孩子产生欲望?是上天为了报复他逼死她母亲的诅咒?而他竟然为了掩饰自己这种想法,而去处罚她,伤害她。如果她知道,会怎麽想他?会不会恨他?会不会看不起他?一想到这点就心痛得难以自制。林霄,你真是这世上最坏的师父。

他为了让自己免於陷於更深的自我挣扎中,终於作了个决定……

“为师要闭关半年。”他召来所有的弟子,包括新入门的谢青竹。只除了已经在几个月前下山回家的大弟子楚毓之外,所有的弟子都聚在大堂。

当上宗主之後,第一次闭关这麽久。弟子们都议论纷纷,他看见她站在人群之中显得特别孤零零的,戴著面具看不见表情,他xiōng中隐隐发痛,却扭头继续交代闭关之时的事务。他就什麽都没跟她说明,就上温泉洞闭关了。

在独自温泉洞闭关的那段日子,丝毫不顾内功修炼中极忌急进的忌讳,越是高手越是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他疯狂的修炼玄天功,每日每夜的运转真气,仿佛这样才会让他思绪平息下来,不去想念她,不去想他这世上他唯一的魔障。

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的确收到了不小的成效,不但没有走火入魔,而且发现自己的心情也平静了很多。似乎没有那麽多心潮起伏,也没有揪心的感觉了。知道了这点之後。他决定提前出关。出去温泉洞,发现月光很圆很美,原来却是在夜里,他运起轻功就往云水阁飞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