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猎人结局—在火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_哑妻

阮梦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解释:“没、没有啦……睡懒觉是不好的习惯……”前世她醉生梦死,这辈子绝对不能再这样了。

卫宫悬笑笑,抽了抽鼻子:“很香,你在做什么?”

“嗯……就是普通的大骨汤……准备做面用的。”阮梦笑了一下,连忙将注意力重新移回锅里,拿着勺子小心地搅了搅,然后关掉了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就走到微波炉那里,把在里面放着的早餐拿了出来,准备送到外面餐厅,却被卫宫悬拦下了:“就在这里吃好了,不是有桌子吗?”他轻轻一笑,眉眼间满是温和的柔软。

阮梦愣了一下,也没说什么,把早餐放到上面,连筷子都细心地为卫宫悬放好,然后转身去收拾。卫宫悬坐下来,拿起汤匙喝了一口粥,阮梦的手艺真是好,之前他一直都拘泥于自己的心,什么都看不见,又怎么能怪阮梦怕他呢?自己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拿真心去对她,又怎么能怪别人不拿真心对自己?这世上,总是有些人需要付出才有回报的,他又怎么能因为曾经受过伤,摔过跤,就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你是不是不喜欢吃?”阮梦见他都没怎么动,只顾着发怔了,连忙走到冰箱那里。“我还做了蜜汁牛排跟洋葱沙拉,你要吗?”

卫宫悬无奈,他赶紧制止阮梦:“不用了,软,你别忙了,坐下来陪我再吃一点。”阮梦连忙摇头,她已经吃过了,再也吃不下了。重生后她的胃口变得很小,就像是死人永远都不需要食物一样,只吃一点点就再也塞不下了。“不了,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我先出去把垃圾扔一下,垃圾车应该要到了。”说着便拎起厨房墙角的垃圾袋准备出去。

这是昨天一天的量,重的很,但阮梦不愿意让卫宫悬看出自己的吃力,便装出轻松的样子朝厨房门口走,打算出了门再拖着走,地板她刚刚擦过,拖着垃圾走的话也太脏了。哪知道她刚蹭了没几步,手上的垃圾袋就被卫宫悬接了过去。阮梦心里忍不住忐忑起来:“我去就可──”

“体力活是男人的事儿。”卫宫悬只是淡淡一句话,轻轻松松地边提起垃圾走,阮梦愣了一下连忙跟上去,“你不知道垃圾车在哪里……还是我──”

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卫宫悬狠狠地吻住了。灵巧的舌尖钻进来,阮梦先前喝了一碗粥,嘴巴里满是白米的清香,卫宫悬有点微微的失神,虽然不舍却还是强迫自己放开她:“再废话,我就不扔了,先把你扔床上。去,帮我把眼镜拿过来。”说完又在她唇瓣上啄了一口,提起垃圾先朝门口走。

阮梦还没来得及害羞就被他的命令吓到,整个人立刻宛若离弦的箭,火速朝卧室冲去。卫宫悬看着她惊弓之鸟的小模样,心里好笑又无奈,却也没办法,只能慢慢来,想一下子就让阮梦不再怕他,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卧室到玄关,阮梦只花了不到半分钟,她拿着眼镜冲出来,还气喘吁吁的,卫宫悬轻笑,示意她给自己戴上眼镜,阮梦愣了下,随后看到他手上的垃圾,了解,踮起脚尖就要帮他戴上。卫宫悬可高呢,阮梦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才刚好能够到他的耳朵。双手打开镜腿,小心地夹到卫宫悬耳朵上,他身上的气息非常好闻,不是古龙水也不是什么香水,就是一种淡淡的,专属于男人的味道。阮梦忍不住脸红了一下下,她给他戴眼镜的时候,他也正凝视着她,眼镜黑漆漆的,眼睫毛好长,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带着一抹淡淡的笑,阮梦被他看得心乱如麻小鹿乱撞,她真是不习惯被他用这样──嗯,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实在是太、太受宠若惊了!

戴着眼镜的卫宫悬和不戴眼镜的卫宫悬简直是两个人。戴眼镜的时候,他看起来总是不苟言笑的样子,非常严肃,也给人一种很高很高的距离感,阮梦之前会对他畏惧也是这个原因。他几乎从不在她面前拿下过眼镜,而直到昨天,阮梦才知道不戴眼镜的卫宫悬是什么样子。简直称得上是温柔──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吧。

“走了,笨蛋。”用鼻子蹭了蹭阮梦的脸蛋,卫宫悬将垃圾袋转到一只手,然后牵着阮梦朝电梯的方向走,说来也真是幸运,两人到楼下的时候,垃圾车刚好到了。阮梦习惯性地就想抢过卫宫悬手上的垃圾袋追过去,却被他一把拦住,然后阮梦就掉下巴地看着这个一直在她心里高高在上天神一样的男人追着垃圾车跑,最后以一个完美的投篮姿势将垃圾丢进去。

她摇头表示叹为观止,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啧,小狼犬丢垃圾满利索的嘛!”

这个声音──阮梦一回头,赫然发现正是昨晚死皮赖脸蹭了顿饭并在洗碗时摔了她两个碗一个盘子两个小碟的温予丞:“……温副总?”大白天的也来蹭饭?!

温予丞蹭了蹭手,看着她后面努努嘴:“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呀,瞧你男人那眼神,跟我能吃人似的,我跟他好歹也是青梅竹马……”

“那还真是对不住啊小青梅,我的眼神让你不开心了。”卫宫悬冷哼一声,揽过阮梦的肩膀就把她朝里带,完全忽略了温予丞。

这厮可不是能轻易被忽略的主儿,立马自来熟的跟上:“我说你做人不要这样斤斤计较,我好心打电话叫你上班,你怎么对我的?居然一下子就给我挂了,有你这样做人的么?为了表达你对我的歉意,就叫包子给我做顿早餐好了,我还没来得及吃饭呢。对了,中午好像快到了,不然先让包子给我弄点垫垫肚子,然后再做午餐,你觉得怎么样?”

闻言,阮梦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他,不明白世界上怎么能有人脸皮厚到这个程度,更不明白这人这么厚颜无耻,卫氏里的员工却都还把他当神一样的供着。归根究底,就是这人真是太会装、太会装了!

Chapter 30

温予丞的如意算盘打的想,可惜卫宫悬也不是一般人,他轻轻推了推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阮梦的错觉,她好像觉得那银丝眼镜下面的那双黑眸里,似乎闪过一抹精光。

“好啊。”

听了卫宫悬的话,阮梦微微瞠大眼睛,却没开口,她有一种预感,这厮话还没有说完。

果然……“既然你这么喜欢在我们家蹭饭,那不给你吃也不好,免得别人说我小气,软,你说是不是?”阮梦吃不准卫宫悬的意思,只能跟着点了下头。

“真的?”温予丞也觉得他答应的太快,里面肯定有诈。

“别说真的假的,你只说你吃是不吃。”卫宫悬扬起眉头笑得温和,一副很好说话很好商量的样子。“要吃的话以后就都得在我们家吃饭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