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肉文|催眠闹洞房轮新娘小敏h,夜色正浓

“唔!唔……唔唔!”我的嘴被堵住,這讓我只能 發出簡單聲音。但是他卻聽得很興奮。他動情地親 吻我的臉頰。 男人靈活的手指繼續在我的xiāo穴內勾弄。我在 覺得羞窘的同時,胃裏一陣陣的翻滾,我惡心地想 吐。而我的花穴也在不斷地排斥男人的手指。可 是,當他又入一指,兩個手指像靈蛇一樣在我的穴 內鑽來鑽去,不得不承認,它們每動一下,我的身 體就刺激地抖動。 我的眼神開始迷離,從來沒有享受過的快感正 在侵蝕我的神智。我喉嚨像是被什麼堵住,有一種 呼之欲出的感覺在沖擊著我。 漸漸地,男人的粗喘讓我不安。他似乎按捺不 住了。他的手指從我的穴中抽出。然後他褪下自己 的長褲,掏出那擎天一柱。 我害怕地閉上了眼睛。但是他下體那可怕的東 西卻已經深入我的腦海,揮之不去。 “yín娃娃,你的穴好緊……”他艱難地推送自己的 大家夥。 我能感受到那東西慢慢地進入,一種疼痛的擴 張讓我不自覺地扭動屁股以躲開它的入侵。 男人捧住我的臀部,勁腰一挺── “唔!!”我的下身像是被撕裂了一樣。我還能活 動的手不斷地捶打他,我用身體撞擊他。可是,他 卻壓下我的身體,狂吼著,像野馬一樣在我身上馳 騁。 他上上下下不停地在我身上抽插。我的穴兒變 得麻木地沒有感覺。我的眼淚不停地流淌,可是每 次他都溫柔地舔去我的淚水,溫柔地像是我的戀 人,像是本該擁有我第一次的丈夫。 可是,他只是一個強奸犯! 也不知道是第幾百次進入我的身體的時候,他 拿出了塞在我口中的布條。 “啊……啊……”我呼吸急促地叫了兩聲。他滿意地 笑了,看來對我的吟叫很滿足。 我雙臂攀上他的胳膊。 “yín娃娃這麼主動,看來我應該給賣力才對。” 我卻一口狠狠咬在他的肩膀上,誓要咬掉他一 塊肉。 他悶哼一聲。沒有推開我,只是在我身上律動 地更快。 “啊……啊……不行了!我要尿了……啊……” “傻瓜,那不是尿……”他俯下身,舔弄我的愛 液,吃的嘖嘖有聲。“這是你興奮的證據。” 靈活的舌頭掃過我的花蒂,並且時不時深深地 刺入。 “不要……你這個混蛋、壞人……我要、我要……”我 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小東西這麼饑渴嗎?”他邪魅地笑著,雙掌罩住 我的雙rǔ,用力地揉捏。 “我要殺了你!”我恨恨的大喊。而他卻只是笑 笑,繼續用他的ròu棒在我的xiāo穴搗弄。 “唧唧……唧唧……”他的ròu棒和我的xiāo穴竟然唱出 了愉悅的樂章。 我大叫一聲,竟然高潮了。 他沒有放過高潮後無比敏感的我,甚至於在我 暈倒後,他也沒有停下。 我生命中的黑夜從這裏開始…… 當我醒來,身邊已經沒有了強奸我的男人,取 而代之的是我家裏的管家。 而我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身上換上了一套幹 淨的衣服。可是渾身卻黏糊糊的。 年輕的管家邱淩峰自我醒來後目光就一直停留 在我身上。 “我身上的衣服是你穿上的?”我問。 他點頭,嚴肅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感情。這個俊 美不亞於哥哥的男人一直都是一副撲克臉,想必看 見我被淩虐後的裸體也不會有太多的感覺吧。 我慢慢地爬起來,爬到他面前,捧住他的臉, 輕輕地吻下:“不要告訴任何人在我身上發生的事 情……”唇齒交磨間,我慢慢地褪下身上的衣服。

第二部分

邪惡的挑逗(H,慎) 發文時間: 8/15 2012 更新時間: 08/15 2012

“大小姐……”他慌亂地把我推開。可是我看出了 他想擁抱我的欲望。我再次貼到他身上,嬌聲 道:“我身上好黏,好想洗澡,可是我渾身沒力氣, 你抱我去浴室。” 邱淩峰動了動嘴,猶豫了一會,最後神情極不 自然地抱起我。我在他懷中一步步解開身上的衣 物。等到了浴室的時候,我被陌生男人啃齧過的rǔ 房已經暴露在空氣中,隨著邱淩峰的移動而晃出了 rǔ波。 我看見他的喉結明顯地動了動。 我的手輕緩地在他xiōng前畫著圈。他把我放在浴 室的台子上,背後就是一個鏡子。 透過鏡子,我看見自己身上布滿了紫紅色、粉 紅色的痕跡。那是昨晚那個男人肆虐過的痕跡。我 憤恨地瞪著這些痕跡,狠狠地咬了自己的嘴唇。 邱淩峰正認真地往浴缸裏放水,彎腰試探水 溫。 我褪下裙子和內褲,走到他身邊,伸出腳,小 心地探入,發現水溫適宜,於是就yín魅地回頭看了 他一眼,扯著他的衣服踏進了浴缸。 “小姐慢慢享受。”邱淩峰說著就要離開。 “站住……你幫我洗。”我將一只腳伸出浴缸。我 想,以他站著的姿勢,應該能看見我分開的腿窩那 黑色的陰毛,以及豔紅的xiāo穴。 這次,邱淩峰猶豫了更久才蹲下來,擠了浴液 在手上,用他的大掌輕輕地撫摸的身體。 “嗯……舒服……”我滿意地低吟。閉上眼,腦子裏 不斷地重複著昨晚的一切。我甚至還能記起他抽 插我時的那種快感。和邱淩峰現在撫摸我的腿帶來 的感覺很像,酥酥麻麻的,像是要把整個人都融化 一樣。 我睜開眼睛,看著低頭來來回回替我的左腳擦 rǔ液的邱淩峰,得意地一笑,然後抽回了腳。邱淩 峰直勾勾地盯著我,不知所措。 我勾唇一笑,整個人站起來。 “你的手,好舒服。我全身都要你來……摸我……” 我自己都沒想到我能講出如此魅惑的話語。只 是,我最重視的一切已經被一個陌生男人奪走,我 已經顧不得什麼了。從此以後,我要用我的肉體讓 男人臣服,甚至於──yín蕩地勾引自己的哥哥。 邱淩峰整個人愣住。我嗤笑,拿起蓮蓬頭,打 開水,讓猛烈地水柱噴在他身上。他沒有躲閃。這 是他身為一個管家必須要具備的隱忍。我是他的主 人,我做什麼,他都不能反抗。 “既然已經濕了,就脫了吧。”我伸出小手一顆一 顆解開他襯衫的紐扣。直到我要解開他肚臍前方的 扣子時,他才猛然回過神來,快速地退後一步。 “大小姐請自重。”他努力地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 平靜。 我抬頭無邪地看著他,問:“你不喜歡我?” 他沒有回應。 我攤開手,讓他盡情欣賞我的裸體:“我需要安 慰,你能給我嗎?”

哥哥的暴怒(H,慎) 發文時間: 8/16 2012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