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船上和儿媳妇干—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_没羞没臊

浑身火烧火燎,小腹蚁噬似的酥痒感,几乎快要把她逼疯了。

——因喜恶,而毁人清白。

就算是公主,谁给她们这样放肆妄为的权利?

若不是一口气撑着,她早就瘫软下去。

意识,在一点点模糊,可即便如此,她也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虽然这壳儿不是她的……

壳儿也早就不是处了。

然而。少女的眸底腾上了火红色的烈焰:哪怕是玉臂枕千人——那些侍卫也没资格!

一步步走着。

每一步,都似走在刀尖上。亵裤的布料太粗了,一点点,擦在她下身水光潋滟的粉嫩小珍珠上,带来一阵阵几乎要将她淹没的快感。没人知道少女的亵裤已经被潺潺的晶莹给浸透了……

(真的没有留言么?ps回头要么开一下女主和哥哥在现代的故事吧)

她依着这副壳儿的记忆,踉跄着捡着人少的地儿,终于寻到了一处偏僻。

这里是皇宫的禁地,名唤“月牙湖”。芦苇丛中,水流潺潺,一泓清流将明净的蓝天倒影其中,凉丝丝的映入眸底。

就在这时,双腿不知蹭到了哪里,那颗敏感到不能接受任何刺激的小珍珠陡然一颤,千景整个人都摔进了水中。

甫一入水。

“咝!”

一股说不出的清亮透入心尖,浸透了亵裤,终于解了一方逼人的干涸。

她大口大口喘息着。

颤巍巍的脱掉了身上的衣裳,仅着亵衣,企图用冰凉的水温来褪掉花穴深处令人羞耻的欲望。

可很快的,她发现这个方法根本没用。

当身体习惯了水温,下腹的战栗来得又快又急,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逼疯了。

“再深一点……也许会好些……”

女娃儿喃喃着,彻底失去了理智。

冰凉的水流浸透了她的亵裤,她胸部饱满的线条被湿透了的亵衣紧紧的裹着,细软的芦苇叶或轻或重,一下下刷在她胸部顶端敏感的嫩尖尖上——从脆弱敏感的乳尖颤至心底的一波波疯狂快感,不亚于花穴外亵裤的刺激。

走不动了。

在这个陌生的王朝。

哥哥不在这,没有人能够帮助她。

这个知觉,似一纸“死亡通知书”,狠狠的摔在她脸上。

一切的挣扎与不甘在瞬间抽离肉里,没了精神支柱的千景一下跌倒在水中,跪在水里,抱住脸,终于忍不住沮丧的大哭出声。

此时,明王也在沐浴,将身子浸在水中,细微的抽噎忽然传入耳中。

他拧着眉,不悦的扒开芦苇,骤然一眼——

天地黯然,整个月牙湖光影骤褪。

那女子亵衣半褪,半遮半掩,不知怎的,竟露出半颗圆润饱满的乳房,亵衣紧紧贴着另外一边胸乳,撞入眼帘——

这景儿,比浑身赤裸着还要勾人。

是她!

清棱棱的眉、红艳艳的唇,半咬着娇嫩,忽而抬头,半诉半泣的掠你一眼,似凉丝丝的水意迎面扑来。

明王心口仿佛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艳姬!?”

帝王御封的小女娃,他原本极其不屑,以为皇兄眼瘸了,才会封个女娃娃做艳姬。没想到,这女娃娃在水中不经意间露出了这么一抹艳儿。

身若清雪,乳若春花。

那一点儿乳尖,红艳艳,嫩生生,在水中怒放着,在波光粼粼中,大喇喇的勾着你恨不得立刻咬着那小东西,吸出甘甜的乳汁儿——

一解心中的渴。

明王整个的呼吸都窒住了,心心念念,脑海中浮现着,仿佛只有那一抹艳色,勾着魂儿,令他丢盔弃甲。

转过身,才骤然觉察到自己的失态——

可恶,可恨!文千景本来就是可以随意亵玩的女子,他怕什么?惧什么?为什么要避着她?

思及此,明王的眼神陡的一厉。

转过头,可这么一眼,年轻的皇子殿下一颗心都快要被撞出胸前、融化、再融化。

他彻底兵走麦城,溃不成军。

“文千景,别以为你刻意在月牙湖中制造这么场邂逅,本王就会成为你的裙下臣。”捻起她胸前一枚粉嫩的乳尖,明王还准备扛着那点儿微弱的自尊,克制住这磨人的诱惑,可修长的手指甫一接触到那柔嫩的小尖尖,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掀开了她的亵衣。

雪白的亵衣半耷在她身上,仅留了一条线儿垂在胸前——

轻飘飘,细滑滑,勾着人儿。

明王骤然间觉得掌心所及,一种说不出的冲动迫于心尖——

沉浸。温暖。细致。柔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