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好湿透了-喂痞子别太坏|不正常恋爱关系 H

同一时间上课的两个班正在举行篮球对抗赛。

秦绵绵和其他几个女生组了个啦啦队,给班里的男生鼓劲儿加油。

薄荷他们是重点班,一水儿的文弱书生,除了陈子期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最后,啦啦队集全班之力都在疯叫他的名字。

“子期!陈子期!”

“加油啊!!!进啦!!!”

“子期!我爱你!!!”

女生们公器私用,追偶像明星一般又燥又乐。

薄荷负责给比赛计分,翻了一下记分牌,一脸莫名其妙地想:明明自己班还落后人家十几分,不知道这些女生在高兴什么。

陈子期帅吗?

她不觉得。

她觉得他又坏、又脏、又乱。

昨晚上,他口袋里掉出来的是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

比赛打完了。

秦绵绵推了下身边花痴得厉害的女生,嬉笑道:“赶紧的,去给子期送瓶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那女生害臊,扭扭捏捏地不大敢去、含蓄地说:“不大好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没事儿!”秦绵绵大咧地拍了她肩,“怕什么,他又没女朋友!”

薄荷遥遥看了一眼坐在篮球架下、累得大喘气的陈子期。

心里充满鄙视。

秦绵绵的激励下,那女生终于鼓起勇气,手里拿着一瓶冰的矿泉水,期期艾艾地朝对面的男生走去。

她走得慢。

离他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因为裴初河来了。

今天的裴初河比往日打扮更精致,长发辫了无数条小细辫,用糖果色的发带系上。一只耳朵坠了个樱桃造型的珠子,灰色玻璃丝袜衬得一双美腿在阳光下闪光发亮。

她大大方方地坐在陈子期身旁,春风满面地给他递了一瓶水。

整个篮球场的人都在盯着这场面看,也完全不在意。

灼热的太阳光照射下。

陈子期没有拒绝女生的好意,扭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口水解渴。

他流着汗,嘴角溢出的水顺着脖子缓缓往下滑,最终停留在笔直的锁骨处,剧烈运动后,结实的胸膛上下起伏,发出絮乱的喘息声,清俊的少年怃然有了几分性感男人味。

裴初河扬起嘴角,又凑过去一点儿,离他坐得更近。

小声在男生耳旁问:“你为什么都不回我微信呢?”语气中带着娇憨,又有点小生气,调子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陈子期偏头看她,挠下热红的脸说:“忘了。”

裴初河撅起嘴:“下次不许不回!”吓唬他说:“小心我把你的照片发朋友圈。”

昨日下午,两人去看了场罗曼蒂克的电影。她趁他睡着的时候偷拍的,谁叫这家伙跟自己看电影时睡大觉,讨厌死了。

陈子期拿球衣擦了擦脸上的汗,低呐了一句:“知道了。”

热闹的球场上。

有个认识裴初河的男生朝他们走来,手撑着篮球架,半怒半笑地问:“裴初河,你咋把我哥们拉黑了,别闹了,你赶紧去慰问下人家。”

裴初河白了多管闲事的男生一眼。

把玩着自己扎的小辫子,手肘装作不经意的碰了下子期的胳膊肘,掷声说:“拉黑了还加回来,我不要面子的吗?搞笑。”

那男生讶异地问:“那你为什么删了他?人得罪你了?”

裴初河摇晃着脑袋,哼道:“没得罪。就是不高兴搭理他。”

男生瞄了眼一脸冷漠的陈子期,似是了然,“行吧,大小姐你开心就好。”

……

薄荷这头的女生们也在聊裴初河的事。

秦绵绵古怪地瞧着那坐在一起的两人,揪起边上的朋友问:“靠,裴初河不会是又有新目标了吧?”

朋友深以为然:“看样子。我们明初高中的交际花好像看上陈子期了。她换人速度可够快的。”

秦绵绵“啧”了一下,鄙夷道:“真是……不知道说啥好了。”

越想越作呕,转头问薄荷:“你说子期不会看上那骚货吧?”

突然被提问的薄荷愣了会儿,扬声说:“问我干嘛,我怎么知道。”

“唉,你们不是住得近嘛,昨天老严说的。”

薄荷手插在外套里,一脸严肃:“我不知道,他的事跟我没关系。”

秦绵绵忍不住继续追问:“那你知不知道子期有没有女朋友?”

“……”

薄荷想起昨晚在陈子期家见到的那个套子,心里却不想再谈论这话题,摇了摇头,还是说不知道。

*

陈子期从篮球场回到教室。

他座位在最角落的窗边,上面堆满了作业本和试卷,都是其他学生放这儿的,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大家都喜欢来请教他这个全校第一。

陈子期倒没说不可以,但是得排队。

拿起最上面的一份,需要解答的问题已经被人用红笔圈好了,他看了一眼,提笔写下最为浅显易懂的解题思路,再看下一道题。

这时,班里进来几个男生。

直冲到陈子期的座位边围住他。

“学神,你跟裴初河今天怎么回事儿?她跟刘项男分手了,来撩你了?!”

另一个男生重重拍了下说话的人。

“什么分手不分手的,姓刘的就是裴初河的第八十八号男朋友,后面好多人还排着队呢。现在轮到咱学神大人!”

陈子期单手玩笔,托着下巴望了那人一眼,也不说话,看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平日跟他比较要好的男生一把揽住他的肩,不怀好意地窃笑:“怎么说?是不是要上了她?哥们昨天给你的套子,可以派上用场了吧。”

陈子期哼了哼,拿出制服外套里的东西弹他脸上,不耐烦地说:“自己拿去撸吧。”

昨夜。

薄荷盯着地上这片正方形塑料包装的东西,看怪物似的看着他,咽下嗓子眼里想要骂人的话,默默转身走了。

他本想去解释个几句,但又嫌麻烦,还是决定先修厕所爆裂的水管。

边上的男生们还在劝他搞定裴初河。

陈子期身体后仰,翻开桌上的作业本,轻而易举地解开上面的难题,一脸漫不经心。

……

下体育课后。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