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教师-用嘴给女主人接尿|春天来了就荡漾

“我以前辈的身份要求你,十分钟内,务必要把素什锦送给风总。”

小草说完就转身走人了,夜凝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笑出了声,什么啊,要是不知道的人以为你让我送圣旨呢,这准是跟风总学的,别说还有模有样的。不过你这秘也太用心了吧,秘……夜凝的笑容渐深,秘,嗯,风总,嗯,很深奥啊。

素什锦给风总送去了,并且听说风总然还吃了两口才放一边,小草这下开心了,用一个爪子费力的给夜凝沏了一包香飘飘奶茶,又把自己最爱的土豆薯片贡献出来。

“行了行了,别给我来这套,小草,咱去食堂吃饭吧,我早就饿了。”

“哦,好。”

小草看着夜凝怀里的薯片,不动弹。

烦死了,夜凝皱眉,把薯片扔到小草桌上,“行了吧,土豆妹!”

“凝凝,你真好。”

“恶心死我了。”

俩人有说有笑的往食堂走,看了看菜色,夜凝和小草乐了,土豆牛肉,这简直是各取所需么。

俩人那边正打着饭,风婉柔这边已经跟梁然找了个靠窗户的地方坐下,梁然小心的打量着风婉柔的脸色,这几天婉柔心情似乎起伏很大,不能惹。

“你怎么吃这么少?”

“这之前吃了。”

风婉柔淡淡的答着,略低着头一脸的疲惫,快过年了,公司事情很多,这几天晚上都在熬夜,更可恶的是连那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她也不能安然入睡,脑海里都是那丸子脸。

吃了?梁然不可思议的看着风婉柔,这人三餐不是最有规律的么,今儿事?

“小草,你能不能快点啊!”

夜凝的大嗓门传来,风婉柔抬起了头,越过梁然向声源望了过去,梁然也回头,看到小草和夜凝的亲密杨,啧啧称奇。

“以前我还觉得小草是个闷葫芦,这真是不对人啊,你看夜凝才来几天,俩人就好的跟两口子似的。”

两口子……

不知是梁然有意,还是风婉柔的确有心,总之这三个字刺入了她的心。

这边风总被两口子穿心了,那边两口子很开心。

“土豆是你的,牛肉是我的,你的土豆,我的牛肉,你的,我的——”

夜凝拿着筷子分的开心,小草充满期待的看着碗里越来越多的土豆。

“喏,好了。”

终于把牛肉都夹到了自己的饭盒里,夜凝摸了摸小草的脑袋,笑着说:

“开心吧?不用谢我,快吃吧。”

小草的报复

小草低头吃的很认真,夜凝看着她把脸都快埋在饭盒里的样子笑个不停,不经意的偏了偏头,僵住了。

呃……风总,你那是什么眼神?

“小草啊。”

夜凝反应很快,很快的收回视线,她目测了一下四个人的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只要认真听,俩人的对话那边应该可以听到。

“什么事?”

小草依旧没抬头,一只手也能吃的很香甜,夜凝看她这样挑了挑眉,这可不赖我不帮你,谁让你眼里只有土豆没有风总。

“你是不是很怕风总啊?”

小草还没回应呢,梁然那边先变了脸色,贼溜溜的看看风婉柔,风婉柔没说话,瞥了他一眼,梁然立即坐直身子继续吃饭。

“还好吧。”

小草的米饭吃完了,说话的功夫窝了一大勺夜凝的米饭放到自己的饭盒里,动作自然,表情如常,一点都不见外。

“喂,你又不干活吃这么多干嘛?”

“你嫌弃我?”

小草抬起头,一脸受伤的看着夜凝。夜凝脑袋都快摇掉了,“没有没有,你随意。”

“就知道凝凝最好了。”

小草笑着有窝了一大勺米饭,夜凝黑着脸看着她,皱眉。

“饭也吃了,还不给我说实话?”

“什么?”

“你怕不怕风总啊,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

“有些怕,人很好。”

小草的回答想来简明精要,为了让风总听得明白,夜凝眨了眨眼睛,咳了一声,开始扮小人了。

“我怎么总觉得风总欺负你啊?”

小草抬起头看着夜凝,“没啊。”

“你看啊。”

夜凝很有耐心,循循善诱,“平时对我们,她虽然冷,但也算过得去,可什么事一让你去,准又皱眉又冷眼的,都不爱搭理你。”

梁然在一边听了笑了,看了看风婉柔,风婉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梁然缩了缩脖子,不笑了。

“好像是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