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女儿bb女儿很舒服,偷窥欲室—肉食者糜

上下两张小嘴都被堵住,整个人被牢牢紧缚于他怀里。坚实的胸膛挤压着她的软乳,暴虐的吻让她透不过气。

周至安变得喜欢起这个姿势来,一边又能肏进她体内深处,一边又能抱着她软香的身体,还能品尝她的香甜。

等他放开她的唇,两个人嘴巴之间还连着银丝,淫乱而又美丽。

周至安腰上用劲,不管不顾地顶撞起来,让她娇喘连连。

交媾处已经满是水液,“啪啪”的撞击声里还带有让人脸红的捣液声。

“啊……”她靠在他肩膀上喘息着,下腹涌上一阵酸麻。

他捧着她的臀,下身动作越来越快,一边插,一边用手压住她的肩,将她的身子往下和自己的热铁牢牢地连接在一块儿。

“唔……不要了……”何芷烟此时带着哭腔,委屈地泣诉着。

“乖,我要射了。”周至安沙哑的声音饱含情欲,最后挺腰又肏了好几下,尾椎骨一麻,又灌了满满的精水在她体内。

滚烫的热流打在内壁上,刺激得她也泄了许多花液出来,浇灌在了男人的肉杵上。

激情过后,满室安静,徒留二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他没有动,仍保持着这个姿势,阳具也插在她体内。

过了一会儿,何芷烟觉得下面黏黏的,不太舒服,于是抬起臀部,正欲与他分离。

男人一掌拍在她臀肉上,咬紧牙关:“安分点!”而后又将她按回了怀里。

下面的小嘴闭不拢,被巨大的肉棍给撑着,臀上又被重重地拍了一下,不禁让她委屈地抽泣起来。

她心里难过,觉得周至安在玩弄自己。

此时的他,思绪万千。他强占了她的身体之后,才发现自己对她的占有欲是多么强。他又将自己对何明的憎恨发泄在她身上,而她单纯地一点也不知情,傻傻地跑过来,信誓旦旦地说要找他。他从小就习惯了她主动找上门来,也习惯了她的聒噪。他在想,如果有一天她对别的男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话,他肯定要将那个男人给杀了才行。

想到这里,他更是收紧了双臂,将她死死地箍在怀里。

何芷烟透不过气:“你……放开一些……”虚弱无力的手打在他的后背上。

“何芷烟。”他突然开口。

“咳咳……放开些……”

他的力道不降反升:“何芷烟。”

他没有办法不去憎恨何明,也没有办法割舍何芷烟。

女人被这样抱着,她本来就有些疲惫,他这样一动不动,她很快地就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周至安把玩着她的发丝,手心尽是柔顺丝滑的触感。

他不想放开她,她一定要在自己身边,永远都离不开。

“啊……”

何芷烟背靠男人胸膛,双腿大张地承受着他下身的鞭挞。这样的姿势让她感到十分羞耻,多次想将腿并起来,却都被男人制住了。他的一双大手紧紧握在她大腿内侧,将她的腿狠狠打开。

紫黑色的粗根深入其中探索,让她哆嗦着泄了一次又一次。

看着逐渐明亮的屋子,她这才知道,快天亮了。她一个晚上几乎都在承受他的欲望,即使中间他放过了她一会儿,但是很快他又不满足地插了进来。

何芷烟抚上他的手臂:“呜……够了……”

“不够……你还得还。”

“啊——”

说完他猛得一个深入,直捣花心,劲腰不停向上狂顶,变换着角度戳弄软肉。她被顶得两眼翻白,嘴巴也合不拢,口中已经涎下晶莹的唾沫。

然而此时门外传来月儿的声音:“小姐?”

何芷烟一惊,花穴收缩得更厉害,好似要把他绞断了一样。他不满的在她肩上咬下红印:“放松一点。”

她轻泣地摇了摇头,试图扭过头去看他。谁知道他突然一个拔出,转过她的身子,和她面对面,又狠狠地贯穿了她。

“啊——”

门外的月儿一听,焦急地拍打着门:“小姐!你怎么了!”

“快回答。”他在她耳畔说道。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