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来一次月经怎么回事|告诉我宝贝我厉害吗,婚婚欲醉

刘芯儿回房里将东西准备好, 跟阳林远说了88,然後和刘泽潜一起走了。

阳林远看著他们远去的背景,露出Y险的微笑。

“阳太太想去什麽地方呢。”刘泽潜边走边道。

“大云山有没有一个湖?非常大,湖上面还有小岛。”刘芯儿问。

“有,叫大云湖,在更深的山里面,从这出发步行需要大半天时间。”

“那湖边是不是有小屋?”

“有一座小屋。”

“刘二哥经常去?”

“太远了,我还是小时候去过。”刘泽潜对大云湖有一种想去又不敢去的奇怪心理,今天这位阳太太要去,他就陪同走一回,看看能不能控制住对大云湖的抗拒。

“嗯,有没有梦里去过?”刘芯儿咬著唇,小声问道。

“没有,我从不做梦。”刘泽潜看著这位阳太太,有点疑惑,这女人到底想做什麽。

刘芯儿心里滴咕:“不做梦?不做梦我怎麽会来。”

她接著说:“我们今天去那个湖,来得及吗。”

“来得及,但估计要在那边过夜了。”

“那刘大哥能不能也一起去呢?”争取一次把他们两全搞定。刘芯儿贪心地想。

“他去不了。家里活很多。”刘泽潜心说:我一个人陪还不够,城里来的女人就是娇气。

刘芯儿失望地点头:“哦,那麻烦刘二哥带路吧。”搞定一个是一个啊。

於是刘泽潜领著刘芯儿朝大云湖前进。

刘泽潜感觉自己很不对劲。怎麽说呢,身边这位阳太太看上去端庄典雅,是个很正经的女子。身上穿的是不显身材的登山服,也没有特色。但是他只要看著她,脑海里就浮现她赤身裸体的样子。

丰满的X部,纤细的腰身,圆润的臀。。。。。。他吞了吞口水,实在是太诱人了。

平时他们两兄弟不近女色,被村里的姑娘暗地起外号叫大木头,小木头。现在是什麽状况,难道城里的女人魅力这麽大?

不能这样下去了。刘泽潜扭过头不去看刘芯儿,一个人闷头在前面带路,越走越快。

刘芯儿在後面苦笑:现实生活里的二哥,怎麽是这样的啊。冷漠,不懂照顾人。照这样走下去,她不累死才怪呢。

於是她假装脚崴了,大叫一声啊呀。

------------------------------这一章有点短,过一会再发一章。。。

第八章 刘芯儿讲故事

刘泽潜果然上当,他回头看见,阳太太正扶在一棵树杆上叫唤呢。

刘芯儿边斜眼瞅他边皱著眉头,粉嫩的小脸皱在一块,很痛苦很痛苦的样子。

“阳太太,你怎麽了?” 刘泽潜凑过去问。

“我的脚崴了,怎麽办?”

“很严重吗,我们回去找村医看看?”

“不用了,不是很严重,你能不能扶著我呢,刘二哥?”刘芯儿可怜兮兮地看著他道:“现在都走了一半路程了,回去也很远。只要小心点,我就没事的。”

刘泽潜被她水灵灵的大眼睛一晃,失神地点点头。於是刘芯儿挽住他的胳膊,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她紧紧地靠在他身上,差点儿把半边身子都偎进他怀里。软绵绵的R房在他的手臂上磨蹭著,擦出吱吱的电流,惹得他全身火热,男X器官空前膨胀。

他尴尬地问:“阳太太,你好些了吗。”

“嗯,好一些了。刘二哥,是不是我太重,你累了?”她一副委屈的模样。

“不是,如果可以,我们加快点走,不然天色太晚了。”

“嗯,我会加油快走的。”刘芯儿没想到二哥现实中这麽正人君子,好难对付。

她眼珠一转,又生一计。

“啊,好痛。”

“怎麽了。”

“我的脚又崴了一下,走不动了。”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刘二哥,你别管我,先走吧。”

刘泽潜长叹一口气,认命地蹲下:“来,我背你。”

“谢谢你。”刘芯儿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缓缓趴在了他身上。二哥看著文弱,实际还蛮有块的嘛,背宽宽的,靠著很舒服呢。

她时不时调换著角度,两颗弹X实足的N球,密实地贴著他的背,他甚至能感觉到她的N头慢慢挺立。

受不了,真的受不了,这女人怎麽能在陌生男人的背上起这种不要脸的反应。刘泽潜有些生气了:“阳太太,请你不要动来动去。”

“哦。对不起啦,刘二哥,我不是故意的。”

刘泽潜暗叹一口气,也不理她,埋头赶路。

女人娇柔的身子散发著淡淡的幽香,仿若山间妖J,妩媚勾魂。这一切使得刘泽潜很辛苦,就算背两百斤大米都没这一半辛苦。他不了解自己今天怎麽这麽难受。背上人儿像是一个发电厂,电力全被他接收,他肌R僵硬,脑袋发晕。想放下她又舍不得,只有努力保持最後一丝清明,力求别兽X大发,酿成大错。

刘芯儿毫无所觉,吐气如兰:“刘二哥,你知道我为什麽要去大云湖吗?”

男人摇摇头。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他心想,听故事也好,转移注意力。於是点点头。

“嗯,那我开始讲了。 ”刘芯儿清清嗓子,缓缓说道:“从前有一户人家,有爸爸妈妈,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共五口人,他们的生活很幸福,很开心。三兄妹感情深厚,不分彼此。特别是妹妹,被两位哥哥万分宠爱,有什麽好吃好玩的都先给她。

可是在妹妹十二岁的时候,悲剧发生了。那是夏天,一家人开车旅游,途经一个山区的时候,妹妹看到遥远的山上,开满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小花,她从小就喜欢纯白的东西,看到那些花儿,不知道为什麽,著了魔一样,特别特别想摘几朵回去。十七岁的大哥和十五岁的二哥为了心爱的妹妹,自告奋勇,前去摘花。谁知道那花儿看著近,实际离他们特别遥远。想著妹妹拿著花朵可爱娇美的小模样,两兄弟把心一横,越走越深,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