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蝉肉棍棒小说——狗狗很快进去了怎么办-倾情

“....呃啊....”子宫合上,高潮后,她只想瘫倒在床上喘息,却被提着胳膊上半身挺立让阴茎深深戳在穴里,刺激得她高潮后没有喘息又是无尽的快感,她欲迎还拒:“子明,放了我胳膊好不好?”

“不好。”秦子明笑,反而拽着她的胳膊又朝他的方向猛拉,又整个龟头挤进她子宫,“我操得你爽不爽?”

“爽...爽呀....老公你好厉害....”张倾情头皮发麻,灭顶一样的快感,子宫口都在微微颤抖。

“屁股翘高点。”秦子明拇指捏着她的腰窝用力,撞击得她白嫩的臀部一片红色。

她乖顺地更加下压腰部将臀部翘起给他操,迎接他一次又一次狠狠的贯穿,想要将她插烂操死才罢休。

她不能思考也不想思考,只知道被他操得放荡大叫着:“....要到了....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嗯啊!”

张倾情本就被调教得极为敏感,被他这样顶弄,一声一声喊着一次一次高潮,花穴不知休止地泄着水,穴肉收缩死死地绞着他,绞得他精关难守。

秦子明喘息浓重,松开了她的手腕,双手都握着她的髋骨,更高频率抽插,看她的玫瑰色穴肉被他操得翻扯出来,淫水洒满了他的体毛,他又提高了频率,劲腰挺动,肉体啪啪作响。

“.....啊嗯...啊...插坏了..啊老公....要被插坏了....”张倾情哭泣着,瘫软趴在床上,髋部被他握着提起好有完美的角度供他抽插。

“那就插坏!”秦子明声音低沉带着狠,下身耸动得更快,埋在她穴里的阴茎越涨越大,在她饱满的臀部间时隐时现,捣出汁液横飞。

“......啊啊啊啊...射给我!求你射给我!”

她嗓音略冷,在床上求他的时候极为撩人。

秦子明扯过她的头,狠狠地吻在她唇上,啃咬着她的嘴唇,吸着她的舌头。

她贪婪地咽下他的唾液,微张着嘴伸着舌头,一脸淫靡,下身却被他吻得更紧地吸着他的阴茎,不让他抽出一样,要将他逼到尽头。

秦子明握着她髋部的手深深陷入她臀部软肉,雪白的臀部一片红色的指痕,他又扯住她的胳膊反剪在身后,拉扯她贴紧他,将整个龟头挤入她子宫,喷射出一股精液。

她颤抖着又泄了一波。

张倾情洗完澡,看到秦子明端了盘樱桃站浴室门口看她。

“要吃吗?”她问,走上前想要端过盘子喂他,反被他另一只胳膊环住腰,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放她在他腿上。

秦子明拈着一颗樱桃,“张嘴。”

张倾情乖乖张嘴,樱桃落入她口中,甜意蔓延她舌尖,清清爽爽勾人的甜。

他的手伸在她下巴那儿,示意她吐核。

张倾情看了看他,将核吐在他手上。

她坐在他怀里吃完了一盘樱桃,张倾情没想到她会这么能吃。

樱桃上火。

期间她假装抗拒,“会上火吧?”

秦子明笑着又拈了颗喂她嘴里,“吃,吃完我给你泄火。”

张倾情:“.......”

秦子明被她害怕的表情逗得笑出声,抱紧了她,“早上对不起。”

张倾情差点把核咽下去。

“这些年发号施令惯了,难免惯了我些脾气,你给我时间,我会改。”

卡死我了,宝宝们夸我。首先要感谢你们,我爬上留言榜第21了,谢谢每一个给我留言的妹儿,认真评价我剧情的妹儿,我很感动,很开心,很谢谢你们的心意,作者和读者是互相负责的关系,谢谢你们的喜欢和留言,也是我卡了两天努力在写的动力。我爱你们!

四千字我是好人,算是补上昨天的了。前天晚上写了第十章叫做自慰,我删了,写得不好,这是重写的,大家看这章。

我爱你们!谢谢宝贝们支持我 答应你们的甜,不甜打死我,别打秦总和小情。。

写小说也要讲究基本法啊,那种恋爱脑男主角真的会有出息吗?不会把他爸的家底都败光吗。

西北某机场,一架湾流降落在停机坪。

飞机前停着四辆劳斯莱斯,几位保镖护着一位中年光头胖男人站在为首一辆车前,他面色紧张恭谨。

飞机舱门打开,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走下楼梯,男人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衫和黑色休闲长裤,女人也是简单的黑色衬衫和黑色休闲长裤,两人均是身材颀长,满眼大长腿晃眼。

隔着黑色太阳镜,张倾情一看到为首那辆劳斯莱斯车牌上惹眼的8888,就知道黄新龙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秦子明瞥了眼车牌,本温和的面色霎时冷峻,眸光如冷电扫向黄新龙,“换掉。我说了几次,你不长脑子?这么高调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是是,您说的对。”黄新龙也是一方巨擘,掌控当地经济血脉,此时满头冷汗点头,“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给我换的....”

秦子明摆手制止了他剩余的话,上了后一辆车。

张倾情莞尔看向秦子明,他不过眉峰微蹙,一方巨擘又怎样,也得战战兢兢小心伺候。

去年CREA协会一批地产大鳄利令智昏,疯狂圈地建楼炒房,引得舆论讨伐,上头在压力下出台限购政策,房市稍冷。就在当晚,她路过书房瞥到企划案被秦子明摔了一地,CREA协会那群老总一个个站在一旁惶恐顿首、冷汗涔涔。

而这样一个男人,他对她说,让她给他时间,他会改,回陕北他们平凡安静过两天。

车停在宝塔山下,让保镖远远跟着,他牵起她的手上山。

秦子明指着不远处的一片高楼林立,“94年这儿还是一片荒地,全市最冷门的地盘....”

张倾情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秦总买下了这块地,跑遍全市考察,发现大部分都是一百多平的大户型,于是秦总剑走偏锋制定小户型的开发策略,淘到了秦总人生第一桶金呢。”

秦子明莞尔,他的人生履历张倾情大概可以倒着背。

张倾情转头看他,西北风沙大,晌午天也是灰色,他站在她身侧,天地一片苍茫。

她知道他的初恋爱人将他形容成巍峨的胡杨。她觉得他不是胡杨,他是陕北黄土上的梢林,不张不扬,深深扎根于土地中四季如是,却一身傲骨、不露声色间偶现森森剑簇。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