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跟闺蜜69互舔—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_七夜

“灵感?可是你刚刚弹得很好听啊……”安湫不解地问。

青年就在黑暗中与她说话,带她坐到钢琴前。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琴键上跳跃几下。

“那我帮你吧!”安湫一时冲动地说道。

“帮我?”

“嗯!”

“呵呵呵。”青年笑了笑,“那你知道要怎麽帮我麽?帮我的唯一方法是──跟我做爱。做爱我才有灵感,但那些女人我都厌倦了,她们也不是真情吧。你……太小了。”

“做爱?”安湫立即想到母亲和那个新男人之间经常干的事。对,那就是做爱!而那个男人最近也经常喜欢对自己毛手毛脚的,让人生厌。虽然她小,但是有一些事情她明白得很。与其那样子,不如……

“我、我已经很成熟了!你别小看我!”安湫故作大人地道,她特地将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xiōng前。微微发育的rǔ房,透出稚嫩的热感,一时间还有些荡手。

青年竟然觉得手心一热,他继续说:“我不是好人,你这个羊羔,自愿送到我口里就不後悔吗?”

只是个陌生人而已,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没有母亲的新男人只给她带来恐怖。

“要……要我吧!我给你灵感!”安湫几乎是啃上了陌生青年的唇。

这种傻气再次令青年笑了笑,不过他确实不是好人,随即真的吻了上去。

少女还沾著外面雨气的头发,散发出诱人的青涩味道。那樱桃小嘴里的小舌是那麽的生硬地回应著青年灵活的舌尖。青年将她的衣服推了上去,少女未发育完全的xiōng部暴露於昏暗里。

慢慢地绕著圈挑弄,慢慢地吸吮,慢慢地捏一捏,两颗樱桃挺立,而止不住的童声呻吟也从安湫的口中发出。

“你的身体敏感啊……”青年手一探裙子里她的密林,再笑道,“下面湿湿的,真不错。”

有一种要尿尿的奇怪冲动,安湫脸一红道:“我好像要去方便了,可不可以去一下?”

“不用……没关系……等会你就知道那是什麽了……”青年意味深长地用手抚摸著她的花瓣。

头一次身体被男人触碰,安湫好像被电刺激到,瘫软在他怀里,青年伸出手指探进她的花穴里。“啊……啊……”她紧张得身体绷直。

“放轻松……”青年吹了吹她的耳朵,痒痒的,安湫的身体绷直缓和了些。

接著青年的手指在她的身体里轻柔地进出,润泽的液体从她体下源源不断地流出。

“我真的好想尿尿。”安湫尴尬地说道,她并不知道那其实是快感的高潮降临前兆。

“尿在这里不错的,一定会很甜。”青年说著yín荡的话,将安湫放倒在椅子上,他剥下了她的内裤,拉开了自己裤子上的拉链。不一会,安湫只觉得有一个圆圆软软的东西在自己那要尿尿的地方转来转去,还搞得自己说不出的很舒服。

“你骗我的吧,尿怎麽可能会是甜的。”幸亏屋子里很暗,看不见人脸。安湫认为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这麽肮脏的事情,她很少跟男生说的。

“是吗?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青年一提气,坚挺冲进花瓣守护的那个xiāo穴里。

“啊!”意想不到的恐怖疼痛,差点让安湫昏死过去。

她明明记得母亲被那个男人这样的时候可开心了,怎麽轮到自己是那样子的。

血腥的气味散发到她的鼻子里。

“我……好痛……我是不是受伤了……呜……”安湫怕得哭起来,又疼又痛的。

这一边青年也被幼女的狭小而夹住,但这更让他有了征服欲望,尤其是那一种见血的成就感,使得他不顾安湫的哭泣,再一次地用力挺进。

“啊!──”安湫疼得更厉害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