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女生帮男生喂奶,舔女生的小缝—宠溺无罪 背德有理

「呜……玉儿好坏……哥哥要玉儿的ròu棒啦……呜……你给我给我嘛……」不耐地在地上辗转扭动,楚慎之哀哀地哭泣着。

一听到哥哥那骚到骨子里的哭声,楚天玉差点忍不住射了出来。「妈的,我就不信我楚天玉治不了你!」

将哥哥翻过身去像狗一样地趴在地上,楚天玉掰开那两片又翘又圆的臀办,怒涨的性器就对准那yín乱的穴口,直直插了进去--

「啊--」灵魂仿佛也要被穿透的快感,世上的一切在这一刻都不再重要,楚慎之只要有在自己体内的这个人就好,只要有这个人就好……其它什么他都可以不要。

「妈的,里面热成这样,你是不是刚被别人干过?」楚天玉愤怒地扯住那汗湿的长发,像骑马一样地在那又湿又滑的体内疯狂奔驰。

「呜啊……啊啊……用力……用力……哥哥要射了,要射了----」仰头高声哭叫着,急欲shè精的快感让楚慎之眼前一片模糊--

「没那么容易!」一把掐住哥哥颤抖不己的性器,楚天玉像恶魔一样地在他耳边低语,「告诉我,是不是曾经也有人这么干过你?」

震惊地听着弟弟猥亵的话语,楚慎之激动地哭了出来,「没有!没有!哥哥……哥哥不是只跟玉儿做吗?呜……哥哥只跟玉儿做的……哥哥只有玉儿……」

「我不相信你!你叫我怎么相信你!?」

像疯了一样地摇摆腰身,穿刺着那无力抗拒的肉体,从来没有的绝望使楚天玉就像是头发狂的野兽折磨着身下的猎物。

整根抽至穴口,再粗暴的插入,弟弟粗大的性器每一下部狠狠地命中体内最销魂的一点,疯狂的欲望却在体内胡冲乱撞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楚慎之只能哭着拼命地求饶,「呜……玉儿……哥哥快死了!饶了我饶了我……求求你让我射,让我射--」

「那发誓你永远只有我一个,发誓你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你说你说!」

被掐住的性器已经涨到发紫,那残忍的凶器却还是不留情地撞击着自己最致命的一点,楚慎之哭叫得都快要不能呼吸,「呜……玉儿……我的王儿……哥哥发誓,哥哥永远只有你一个……哥哥永远不会离开你……我爱你……我爱你啊--」

亲耳听到哥哥的誓言,楚天玉浑身一颤,终于忍不住奋力一顶插到最深处,大叫着射进哥哥的肠道深处,并在同时松开了箝制的手--

「呜啊啊--」终于被释放的jīng液喷得到处都是,楚慎之觉得自己好像处在一波连着一波,无止无尽的高潮里,不知道自己到底射了多久,就在他觉得再也射不出什么的时候,他终于跌进深深的黑暗里……

不够,根本就不够!

楚天玉在shè精后几乎是立刻就硬了起来,他就着还插在哥哥体内的姿势就把他整个翻转过来--

硬梆梆的性器生生地在那窄窄的肠壁狠狠地刮转了一圈,又痛又爽的疯狂感受使得楚慎之一下就被Cāo醒了过来--

「啊啊--好痛好痛!呜………玉儿,你要杀了哥哥吗?呜………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啊啊--我快要疯了--」

哭叫着、哀嚎着,绯红的rǔ珠被粗暴地啃咬出血,挺立的性器也被激烈地玩弄着,楚慎之在弟弟无止无尽的连续攻击下,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和尊严,化身肉欲的野兽……

兄弟两人疯狂的交媾毫无遗漏地映在门外那双震惊的眼睛里。

血液在不安地骚动,下身不受控制地勃起,林致远在这一刻终于知道为什么楚慎之会不惜一切也不让他弟弟走。

因为他根本离不开他。精神上、肉体上,一点也离不开他弟弟。

心里有一扇门在此刻被硬生生地推了开来,楚慎之高潮时那yín靡妖艳的神情,就像是一朵有毒的妖花,深深地种在了林致远的心中……

屋内的交媾却还在持续着,楚慎之就这样在一次次被Cāo昏后又被Cāo醒的疯狂循环中,得到地狱般的快感和堕落的黑暗……

眼看哥哥全身上下都布满了自己的痕迹和气味,楚天玉终于觉得不再那么饥渴了,他抱紧怀中已然昏噘的人儿,大口地喘息着……

直到气息稍稍平复后,他才仔细为哥哥将衣服披上,拦腰将他抱起。

楚天玉站直了身,冷冷地对着一个方向说,「林致远,你给我看清楚,这个人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你以后要再敢靠近他一步,我就把你从阳台上扔下去!」

楚天王抱着哥哥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可怜看得眼睛快脱窗、下身快爆炸的林致远就这样流着鼻血被锁在阳台上,被寒风吹了一整夜还没回过神来。

命运的齿轮已经偏离了轨道。

林致远仿佛看见自己一脚踏上了那条不归路,远远地追逐着那两个虚幻的背影……

番外计中计--哥哥的第1次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